您当前的位置 :江南都市报 > 生活前沿 正文
南昌,离开中超的日子
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2012-05-28 11:12

策划/吴志刚  文/石磊 刘源

对江西来说,中超联赛的终场哨在2012年2月10日吹响,上海电视媒体披露的一段不到1分钟的电话录音割裂了一段长达7年的情感,南昌衡源俱乐部副总经理邵坚毅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球队主场迁回上海的计划。这个令江西球迷震惊的消息传出后,留下的是瑶湖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球场里仅仅修整到一半的草皮,这原本是为中超的2012赛季所准备,但它的使命尚未开始便已经结束。南昌的中超之花,在这个早春枯萎…… 

中超之花在早春枯萎

衡源足球迁离南昌始末

球队搬离南昌,这么大一桩事,直到距离新赛季中超开赛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才由上海媒体曝出,此前几个赛季初也曾有过类似的消息,只是全都在事后被证实为“谣言”,或许江西的球迷和媒体已经见惯不怪,当做俱乐部撒娇,直到狼真的来了,措手不及。

这一次看似毫无征兆,实际上或许是有的。球队主教练朱炯回忆,赛季初的集训中,他曾经与俱乐部投资人徐国良沟通新球场草皮的维护,当时徐国良只是淡淡地表示,草皮的事先不要操心,球队抓好训练即可,“下赛季在不在南昌踢还说不准呢。”徐国良说。而赛季前另一桩与衡源相关的事件也似乎佐证俱乐部那一阶段的工作重心,陈志钊留洋科林蒂安双方俱乐部在元旦前后就确定了意向,但具体的操作却一直拖着,没有进展,直到春节后才有了结果,而在敲定之后早早说要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也一再延迟直到最终取消,回过头看,这一时段衡源主要的工作就是联系搬迁主场一事。

2011赛季初,小编曾在衡源集团总部对俱乐部投资人徐国良进行过一次采访,采访中涉及到了衡源今年迁离南昌的传闻以及未来是否有这种可能,徐国良当时说:“这个问题其实不存在,队伍就是江西衡源、南昌衡源,而不是什么上海衡源,可能外界觉得我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我告诉你,没有。球队这么多年,和江西方方面面已经无法割舍,至少我从来没考虑过让球队离开江西。”而就在一年之后,针对那番表态,他转了个身。

2月10日,俱乐部副总邵坚毅公开了球队回迁的消息,他在电话里告诉五星体育的记者,俱乐部的确有回迁上海的计划,正在报批。随后总经理秦蘋也证实,俱乐部正在全力操作此事。不过直到这种态度明晰之后,大部分江西媒体仍然为此事定调为“俱乐部在向江西要条件,走不了的”,但本报在综合种种迹象之后,选择相信并进行了追踪报道。

秦蘋说,俱乐部决定回上海的确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但说是利益驱使不如说为了让这支球队能存活下来,“前前后后,集团为俱乐部投了1亿7000多万,衡源在江西没有生意,现在的职业足球环境俱乐部也谈不上商业开发,包括票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俱乐部等于没有收益。过去几年这种纯投入已经让集团感到非常吃力,而新赛季大家也知道,俱乐部预算1个亿只是踩在中超生存的门槛边,即便如此,也还差四五千万的缺口。”这时,投资人徐国良的一个朋友提出了注资意向(申鑫是上海黄浦区国资委下属的一家企业),但球队迁回上海是硬性条件。事态进展到这个时候,除了那些注册变更流程要走,衡源离开南昌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江西省体育部门的点头。

江西省体育局长刘鹰是当年将乙级队衡源引入南昌的操作人之一,他与徐国良也是多年的朋友,这么些年来,每个赛季他都要为球队四处奔走拉些赞助,看着衡源一步步成长为中超球队。而这一次,球队迁离南昌,江西方面也是他最早知道。在消息爆出之前,徐国良曾飞至南昌当面向刘鹰表态决定离开,一起就餐时,徐国良告诉刘鹰球队决定回上海,态度委婉但坚定。职业俱乐部如今完全是以市场行为存在,投资者决定一切,而衡源的股权结果决定了徐国良的意向就是结果,当时刘鹰便已经感觉到,留,是留不住了。随后,在与球迷代表交流时,刘鹰说:大家可能需要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衡源离开之后,江西足球未来将以自己的力量发展足球,一切从零开始。

如果说在衡源撤离南昌的过程中有过一线回旋的可能,那就是总经理秦蘋所提到的,等待省里高层领导的批复,看上去这个离开的决定确实有博弈的成分。江西如果想留下这支球队,无非是通过基地建设用地和经济支持作为条件,而一旦获得了“生存”之所需,衡源选择留下并非没有可能。不过,衡源并没有对此有太大期望,事实也证明了这点。近似于要挟的方式在省内高层眼中十分无稽,没有回应即是最终的回应。

煎熬最终由球迷承受,刘鹰向衡源方面最后提出的要求是,如果离开,请先给球迷交代。总经理秦蘋奉命来到南昌,与江西三家球迷协会的代表见了面,实际上这时候,衡源搬迁已经成为现实,俱乐部向江西球迷说再见的方式是给出了三点承诺,首先江西球迷2012赛季到上海看衡源的比赛,门票全免;其次将在主场为江西球迷安排位置不错的主队看台;第三,为江西球迷前往上海看球提供交通补贴。至此,在中超战火蔓延的版图中,南昌被哑然抹去,此后的每个周末,这个城市的一角再也看不到面孔写满期待自发聚集的人群,再也听不到规律性而充满生机的噪音。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乙级

2004年4月2日,南昌市体育局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南昌八一衡源足球俱乐部落户。4月27日,南昌八一衡源足球俱乐部在八一起义纪念馆举行揭牌仪式,时任市长李豆罗出席揭牌仪式,并为俱乐部题词。

当年5月8日,江西迎来了职业联赛首个主场,时任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余欣荣为比赛开球,最终南昌八一衡源队凭借11号丛玺的宝贵进球,以1比0战胜上海中纺机,取得了江西职业联赛的开门红。

冲甲

经过第一年的过渡,2005年1月24日,南昌八一衡源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提出冲击中甲的目标。9月17日,南昌八一衡源队主场战平湖北经纬化纤,以南区第三名的成绩打入总决赛。10月8日,球队两回合3比1战胜天津名特后晋级四强,最后的冲甲战役遭遇东莞南城。第一回合交锋中,双方互交白卷。11月1日,双方第二回合的较量开始,这场比赛的精彩程度足以载入八一俱乐部的史册。开场不久,东莞利用角球机会先下一城,下半场八一队换上张辉,正是凭借张辉制造的点球,缪佳为球队将比分扳平,将比赛拖进加时。加时赛中,八一队再度一球落后东莞,但张辉和缪佳随后用两个进球完成逆转挺进中甲。而在这之后,挟冲甲豪气,球队11月2日2-1击败北京宏登,把中乙冠军奖杯也揽入怀中。

冲超

2008年,是南昌八一衡源倍感失落的一年,这个中甲赛季,球队最终只差1分就能冲超。2009年赛季,南昌八一衡源聘请到前申花和陕西助教朱炯为主教练,双方签订了一个长达八年的合同,这个赛季球队也成功冲超。

2009年10月25日那个温暖的下午,中甲收官之战,八一体育场座无虚席,南昌八一衡源在主场6比1大胜南京有有,以1分的优势力压上海东亚获得中甲亚军。前锋马丁上演帽子戏法,阿莱克斯、季俊、陈志钊各入一球。

比赛结束后,球迷们涌入球场激情庆祝,主教练朱炯也被球员们抛向空中,街头巷尾汽车按响喇叭,为了那个里程碑式的时刻。

保级

2010年3月27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南昌八一衡源队迎来了首场中超联赛,但最终球队以0比2不敌卫冕冠军北京国安。此后两轮,球队又分别输给上海申花和深圳队,开局三连败。4月17日的第二个主场比赛,球队3比2逆转浙江绿城,收获了在中超联赛的首场胜利,门将程晓鹏点球梅开二度,贝托打进一球。

2010年7月14日,中超第二阶段比赛开始,因总政规定企业不得使用八一字样,南昌队正式停止使用“八一”二字,俱乐部名称由南昌八一衡源足球俱乐部更名为南昌衡源足球俱乐部。

11月6日,八一体育场看台上打起了“保卫南昌”的横幅,2010赛季中超最后一轮南昌衡源迎战长沙金德,只要能够战胜长沙金德就可以铁定保级,虽然双方你来我往,但始终都未能取得进球最终战成0比0,衡源凭借积分优势位列第13位成功保级。

2011赛季,衡源因为进攻乏力同样陷入保级圈,直到2011年10月29日,球队在倒数第二轮主场0比0战平上海申花,宣告保级成功。 

南昌何以成为弃城

忽然从参与者转变为旁观者,南昌何以成为中超弃城?不再抱怨事件本身,我们可以试着更理性地看待其发生的背景。

事实上,笔者更愿意把南昌拥有一支中超球队看作一个小概率事件。阅读这支球队8年多的成长史,最初衡源花50万收编老八一梯队组建这支球队就是个偶然,当时与这支球队一起混迹最低级别联赛的其他球队,如今很多已经消失。从上海来到南昌,尽管缘自优化生存环境的迁徙算是必然,但目的地选择依然是人为的偶然。小成本常规操作,球队中甲中超两连跳,连年踩线保级,东莞南城、上海东亚、重庆力帆、长沙金德、深圳红钻、成都谢菲联,在各个时间节点上,面对这些对手衡源从来谈不上优势,但无一例外笑到最后,这种近似对赌式的连串胜利背后不能仅用高效解释,而是需要中彩票的运气。

除了发展节点上的偶然,另一个背景也无法忽视。从2005年来到2012年走,球队与南昌这段交集暗合中国足球大环境的走势。2004年11月,国足从德国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小组赛出局,整个中国足球的口碑和社会影响力从2002世界杯后的下滑期开始步入不断探底的寒冬期,也就是说在这个足球不招待见的时期,南昌职业足球历史的贫瘠成为某种优势,两厢情愿牵手“抵御寒冬”,但经过整肃,中国足球环境刚显露复苏迹象,顶级联赛16个席位开始有成为稀罕物的趋势,南昌的“优势”不复存在。感情上很难接受,但逻辑上这是成立的。

看上去或许有些伤人,但现实难道不是如此?换个角度说,南昌又真的需要中超吗?我一向确信职业足球不只是单纯的竞技,抛开局部个例,其反映的是地域政治、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及视野。体育、娱乐活动属精神文化范畴,和唱K、打牌相比,职业体育,即便是“伪职业体育”都更为高端,它从不是公众现阶段社会生活的必需品,而是奢侈品,在欠发达的江西尤其如此,一支球队不是养不起,而是没必要。足球对江西社会的影响力是如此微弱,拥趸只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民众根本不关心足球。事有轻重缓急,这就是省内政府和企业对衡源撤离反应冷漠的原因。

据公开的统计数据和分析报告,南昌2011年GDP总量和综合实力在全国所有城市中排在40位开外,别说中国足坛僧多粥少,即便是在体系成熟的欧美联赛,职业强队也更多出自政治经济中心。或许有人看到贵州省委书记督阵和许家印的单场1400万奖金会羡慕,但那仍是随机事件,外部刺激尽管有效但短暂,而真正指明方向的还是北上广,北京的职业体育文化萌芽、上海的国际视野、广州的项目传统和普及度才是职业体育生发蓬勃的规律。

南昌失去中超很难说是坏事,它无非是恢复了本该呈现的状态。资源竞争历来残酷,抱怨无益,惟有先弄明白为什么失去,正视现实,以期来日。 

球队:走哪都是踢球

衡源回迁上海一事,并没有在球队中造成太大震动,球员们从集训开始就和每个赛季前一样,驻扎在上海,只是这一次,他们不必再回到南昌了。

赛季前的集训,就连教练组都没有得到球队将回到上海的确切消息,更别说球员了,他们像以往一样训练、休息,一切照旧。主教练朱炯就表示,球队回不回上海是俱乐部高层考虑的,不是他能决定也不是他该考虑的。

季俊是2003年最早组队从上海过来南昌的,那时也就17岁,他是这批球员中对衡源职业联赛征战史最早的见证者。季俊说,8年后回到上海,回想起来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2003年从闸北足校毕业时,季俊是与徐文、毛剑卿、沈龙元等同一批十运会年龄层的球员。在来到衡源之后,这8年,他把最好的青春留在了南昌,也习惯了在南昌的生活。尽管作为上海人,回家的感觉肯定不一样,但季俊对球队最终回迁结果的态度代表了很多球员的想法,“球迷一路陪着我们,当然舍不得,但一切只能听从俱乐部的安排。”

职业球员早就习惯了漂泊,今天在上海、明天就到了陕西,后天可能又去了贵州,上赛季还效力于陕西浐灞的球员朱家伟是衡源队2012赛季前引进的新人,他的经历是这种现象的典型诠释,如果把日历往前翻上三个月,他一定料不到自己将可能经历两支球队的变迁。留在陕西、前往贵阳、转战南昌还是从上海启航?这四个选项某种程度也是对中国足球职业化的一种讽刺。

当然,对于球员来说,到哪儿都是踢球,无论上海还是南昌,决定球队命运的只有那30轮比赛,不过话说回来,这种随遇而安只会在一个职业足球文化不成熟的联赛中发生,球队为了生存迁徙,球员为了生存踢球,看上去顺理成章,但这其中缺失的是职业足球最核心的文化传承,球队和球迷所谓的“信仰”,说到底这就是个源自地域的情感寄托。它关乎传统、关乎温暖、关乎信任。 

球迷:百感交集,情何以堪

在衡源回迁的消息传开之后,受伤最重的只有球迷。在这一过程中,回迁后,他们在一种悲凉的情绪中,强打精神尽了最后的努力,付出了对这支球队最后的爱。

为了呼吁留下球队,南昌几家球迷协会的球迷一度前往省体育局,向领导反映他们的心声。南昌八一球迷俱乐部的老会长刘重元说,大家希望政府能够考虑到球迷的愿望,尽可能劝阻衡源离开。“球队来南昌刚开始踢中乙,一直拼到中超,现在说走就走了,有困难可以商量,走就太不应该了。”刘重元说。

显然,事态并没有因为球迷的强烈意愿有所变化,球队离开成为现实。在球迷聚集的衡源贴吧里,被充满愤怒和悲伤的帖子挤满。

球队撤离之后,南昌球迷种种情绪都体现在一场比赛中,这就是新赛季联赛首轮衡源客场挑战广州的比赛。

一群球迷原本已经提前近40天订好了联赛首轮往返广州的机票,但球队离开让他们变得尴尬。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决定去广州,“最开始真的很矛盾,很多朋友都叫我不要再去了,网上也有球迷商量就算去也是去给广州队加油,希望恒大多赢几个,球队降级才好,我也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去,究竟去做什么不知道,但知道要给这八年画上一个句号。”一名叫老万的球迷说,他想给自己一个交代。

一名叫占祎的球迷也去了广州,当初大学毕业时,衡源队成为他选择留在南昌工作的一大原因,他热爱这支球队,热心于球队的各种资料和数据,南昌每个赛季前的外援引进,他都会在最短时间里从网络上搜出对方的老底然后分享给其他球迷。球队离开,占祎的习惯也被迫要改变了,“心情肯定很复杂,但这支球队陪伴我从大学到工作,这种习惯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气愤归气愤,但对那些球员还是有感情。”

给自己交代的老万、放不下的占祎,还有充满嫉妒的大学生小凯,和矛盾的杜松涛。小凯嫉妒的是广州球迷。去客场的1000元花费小凯没敢向父母索要,700元是他从生活费中省下的,剩下300元是所在球迷协会会长个人提供的资助。在天河体育场外,小凯默默地穿过球场边成群结队身着恒大队服的广州球迷,郁结已久的情绪突然在这种身份的对比下开始强烈地起伏,“心情极其低落,说实话,我都不是羡慕,是嫉妒,嫉妒广州球迷的幸福。”

失去自己的身份,是南昌球迷痛苦的根源,在看台上,这让杜松涛感到矛盾,“来之前有想我们该以什么方式对待球队?网上很多球迷说我们应该反水,应该骂球队,但看到他们,你会知道这很难。”杜松涛说。

比赛正式开始后,这些球迷按之前的商议在比赛前10分钟分两排站立,背对球场。一种解释是表达对衡源撤离的不满,另一种解释是当时他们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只有在他们最习惯忙碌的时刻,他们才强烈地意识到已经丢失了自己的身份。转过身来,继续失语,这种茫然直到申鑫队率先攻破恒大的球门,有人激动得跳起来,但旋即不知所措,“那种强烈的兴奋只维持两秒钟,然后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局面。”

在对手将比分扳平、反超后,有南昌球迷鼓掌,但很快停下。他们知道那不是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最初是希望恒大能多进些球,但慢慢看着,你觉得那些球员在场上很拼、很努力,球队的新外援也不错,看到他们踢得不错,还是会高兴,所以心情很复杂。”一名球迷说。

中场休息时,一名年长一些的球迷把大家心里真正想做的说了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还能聚在一起为自己喜欢的球队加油,不要给广州球迷留下江西球迷死气沉沉的样子,所以,下半场大家还是喊起来、跳起来。”下半场开始了,球迷们喊起了口号,还有人临时改编歌词唱了起来:“南昌八一,我的唯一,今天我们就要分离;南昌衡源,你怎忍心,这样将我们抛弃。”球迷们带着仪式感开始呼喊八年来曾效力过南昌的球员姓名,“刘志青、陈懋、伦巴、王博、季俊、程晓鹏、陈志钊、高载成……”有球迷说,比赛中一度感觉“还和过去一样,那依然是我们的球队。”

从广州回来,他们说:“最后一次支持这支球队,这可能是一辈子的回忆,看过之后,心里轻松了,算是有始有终。” 

未来:南昌还会有足球

联盛扛起江西足球大旗

4月21日,江西联盛0:1客场负于深圳风鹏。虽然以失利开场,但这是江西足球一个全新的开始。

“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球队,一支有着江西元素和红色基因的本土球队,精心呵护,勤耕细作,自我发展,自我完善,让它的根须深深植入这块红土壤,经年久月,必定茁壮成长,根深叶茂,才会不离不弃……”在衡源离开之后,江西几家球迷协会发出了自己的呼声,而这呼声也在那之后成为了现实。

阵痛后往往伴随着新生,江西不能没有足球,这次变故促使江西方面在最短的时间里组建了一支真正的本土球队,江西联盛队确定征战今年的乙级联赛,让江西的职业足球火种或将得以延续,像省体育局局长刘鹰所说,从零开始。

九江联盛俱乐部成立近十年,在江西业余足球圈具备绝对实力,近年来他们也尝试走出江西参加更高水平的全国赛事,去年联盛参加全国足球业余联赛夺取总决赛亚军并获得足协杯资格,创下了建队以来的最佳战绩。联盛集团董事长严永敏自己就是好球之人,去年全国业余联赛南区决赛他就有和队伍一起报名,有机会也会上阵小试身手。衡源的离开让联盛介入职业足球提供了机会,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组队、注册的工作,确定征战今年的乙级联赛,而主场就设在原本为中超准备的南昌瑶湖奥林匹克体育中心(部分场次设在九江)。

今年的中乙联赛4月20日揭幕,将历时5个月,竞争激烈程度空前,共27支球队报名参赛(北区14支、南区13支),规模创下历史纪录。参赛队增多使得赛程密集成为本赛季中乙的一大特点,以南区为例,除掉上下半程两次轮空,每支球队24场比赛要在23周内打完,一周双赛的情况将不会罕见,部分轮次甚至安排在周一、周二进行。赛制方面,分区赛将采取主客场双循环,位列各分区前四的球队获得第二阶段淘汰赛资格,和上赛季2.5个晋级中甲名额有所不同,本赛季只有最终的冠亚军才能升级。江西联盛队所在的南区,对手包括贵州智诚、东莞同舟南城、广东青年、湖北青年、都江堰欣宝、湖北华凯尔、江苏河海大学、深圳风鹏、重庆青年、昆明锐龙、深圳名博、陕西大秦等球队。由于次轮轮空,江西联盛在主场的首次亮相是5月5日,联赛第三轮,他们将迎战重庆青年队。

据联盛俱乐部总经理孙军介绍,由于组队时间紧,本赛季联盛还是主要以锻炼队伍为主,俱乐部扎根在江西,打好基础,有着长期的计划。

来源: 江南都市报
编辑: 王世强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江南今日头版
2012年05月28日头版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
江南都市(第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