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南都市报 > 生活前沿 正文
紧急搜寻南昌紧急搜寻南昌古迹
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2010-08-16 17:47
策划/吴志刚  /黄浦江、刘国伟

 

在当下,我们不缺吃不缺穿,却总也慢不下匆忙的脚步。我们是如此富有,却又是如此贫穷。我们可以大买豪车别墅,大建高楼大厦,却怎么也买不到一栋明清的木屋,甚至无法找到一块唐宋的砖瓦。

时光像个奔跑着的孩子,只顾着向前向前再向前。留给我们的历史不多了,让我们一起来紧急搜寻南昌古迹吧。

 

没有古迹,一个城市失去灵魂

前段时间有媒体深刻讨论了中国人为何失去了“慢”的功能,与其说是社会压力大导致人容易焦虑,无如说是城市里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令人难以驻足。在物质极度丰富的现在,有些东西,却再也买不到了,比如说,唐宋的亭台楼榭,比如说南昌的古迹。

南昌的古建筑一度让远涉重洋的利玛窦也流连忘返。根据清代的南昌人陈弘绪考证,南昌最早的历史文化建筑是晋代初年建造的观音寺。遗憾的是,天灾人祸和城市开发让众多历史文化建筑一个个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些“皇殿侧”、“府学前”、“城隍庙”、“地藏庵”等地名,供人凭吊。而今这些历史文化建筑,只剩下了一个空空的文字符号,或者重建又重建的“再建筑”,如滕王阁、绳金塔等等,仿古仿得再像,也是没有文化的躯壳。

我们是如此富有,又是如此贫穷。以至于在当下的南昌,竟很难找到有一甲子以上年龄的老建筑。始建于东晋年间的西山万寿宫,除了那3棵古柏尚有生气,其他早已成了现代建筑;唐初开建的滕王阁,如今剩下的只有躺在博物馆中的题刻算是真正的古迹;千年绳金塔,如今残存的时光痕迹除了谁也没看过的舍利子外,就是那被不见天日的地宫了;香火鼎盛的佑民寺,硕大的铜像虽然巍峨壮观,也非那原汁原味“三万六千斤铜”了;即便是那仅有不到百年历史,且为新中国作出了贡献的牛行车站,如今也静静躺在那荒草中,孤独终老了……

有的人说,没有灵魂,人就像行尸走肉。一个城市的灵魂是什么?自然是它的文化它的历史。找不到历史的刻痕,一个城市就没有了灵魂,城市里的我们也就没了依靠。

 

记忆中的南昌古迹

江西科技师范学院(南昌科技大学)中文系教授、语言文字研究所所长黎传绪曾经对历史上的南昌古迹做过详尽调查。日前,他为《江南都市》详尽地描述了南昌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历史建筑。

根据清代的南昌人陈弘绪考证,南昌最早的历史文化建筑是晋代初年建造的观音寺。其后仅寺观就有:彭真观(晋代)、乌遮塔(隋代)、开元观(唐初)、清太寺(唐初)、太乙观(唐代)、五岳观(唐代)、玄妙观(唐代)、龙兴观(唐代)、九莲寺(后唐)、大梵院(北宋)、永和庵(宋代)、建德观(宋代)、凝真观(元代)等等,不一而足。

至于亭台楼阁更是数不胜数。南浦亭、列岫亭、吏隐亭、望江亭、临章亭、龙沙亭、羡鱼亭、豫章台、风月台、梅君台、此洗台、孺榻轩、临清轩、香月轩、双泉堂、双松堂、睡仙楼、金波楼、物华楼、杏花楼、积翠楼、绿雪楼、仰高楼、滕王阁、褒贤阁、临湖阁……

还有:王公之府、达官府邸、豪富宅院、庙宇祠堂、书院会馆等等,更是数不胜数。

即使在清代中叶,古代历史文化建筑也有相当留存。清代乾隆刊本《南昌府志》中的《南昌府治图》,虽然木刻印刷十分简单,却也准确标明了部分历史文化建筑:万寿宫、城隍庙、火神庙、龙王庙、药王庙、关帝庙、康王庙、二郎庙、令公庙、天王庙、文孝庙、东岳庙、南岳庙、天后宫、伏魔宫、文昌宫、天宁寺、佑清寺、应天寺、菩提寺、普贤寺、延庆寺、建德观、道德观、东华观、护国庵、睡仙观、贤良祠、文谢二公祠、孺子亭、苏公亭、地坛、先农坛、娄妃墓等等,特别是南唐中主李璟建立的皇宫“长春殿”依然完好:南唐中主李璟曾计划迁都南昌,并且已经在南昌建立了皇宫“长春殿”,此时的宫殿可能难比明代的故宫,但是其规模和豪华却也是可以想象的。

黎传绪说,我们曾经如此富有,可惜今天一贫如洗。

“逝者如斯夫”,古代的历史文化建筑大多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了一些“皇殿侧”、“府学前”、“城隍庙”、“地藏庵”等等地名,以及后人无限的感慨和悲哀。

 

 

黎传绪分析,古代南昌历史文化建筑的湮灭,究其主要的客观原因在于人力无法抗拒的天灾人祸。以史料记载为例说明:公元785年,“洪州山水暴涨,漫城郊,坏庐舍。”公元806年,“洪州大火,延烧民舍一万七千家”。公元1209年,龙兴路大水,“城几没。”公元1485年,“大水浸城门五日,冲毁民房,漂走人畜甚多。”公元151856日,“南昌府地震,声如雷。”公元1566年,“铁柱万寿宫大火。”公元1648年(顺治五年),江西提督金声恒叛清,固守南昌。下令拆除并烧毁城外民居,滕王阁同时被毁。公元1911年,“大水,漂、坏庐舍无算,圩堤倾塌殆尽。”公元1934年,1014日下午3时半,塘塍上空前大火,烧毁16条街巷。公元1945年,《江西省抗战损失调查总报告》载,由于日机轰炸和日军占领,南昌市城区房屋被毁35205栋,占战前房屋总数的77.9%

致使古代南昌的历史文化建筑湮灭的另一个主要的客观原因在于南昌城区的空间局限。

从史料可以发现,大概从公元637年(唐贞观11年),“豫章县自灌城移置东湖之太乙观西”始,直至共和国成立之初,南昌城区的范围几乎没有变化和发展,东以八一大道为界、南以永叔路为界、西以榕门路为界、北以阳明路为界。由于社会的进步、城市的发展、经济的繁荣、工商业的兴起,必然导致城市居民人口的膨胀。由于城区空间的桎梏,也必定迫使一些城市历史文化建筑一旦失去实用价值,便遭到被拆除的厄运。

对于古代的南昌城区人口,我们可以大概估算:唐代以前不会超过2万人、宋元时期不会超过8万人、明清时期不会超过12万人。

如果以2003年的城市人口和唐代相比,人口数翻了100倍;和宋元时期相比,人口数翻了25倍,即使和明清时期相比,人口数也翻了15倍以上。

城市人口剧增,民居以及随之而来的建筑也将迅速膨胀,然而城区面积并没有随之扩大,因此必然导致历史文化建筑的拆除。从唐代延续下来的城墙直到1928年才开始拆除,城墙原址被修成环城路(即阳明路、八一大道、永叔路、船山路、榕门路),由此我们可以断定,至少1300年的历史,南昌城区的范围没有任何改变。

新中国成立之后,南昌城区才逐步向城东城南发展。但是在2000年之前,南昌城区的范围基本上还是局限在彭家桥、新溪桥、八一桥以内。

城市主政者以及基层领导者对南昌的历史文化建筑缺乏应有的正确认识,毫无必要的保护措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观念,是导致南昌的历史文化建筑的湮灭的主观原因。

我想,“古迹”一词对目前这着急上火的社会来说,太过沉重,不如我们放宽一点,有些年头的就算吧,这里的“有些”,最好是一甲子以上。这次,我们将“古迹”的定义放得稍微宽泛些,稍微微观些,众人所知的如滕王阁绳金塔固然算,皇殿侧的一块青石板和牛行车站的一截旧铁轨其实也是。这次,让我们轻装出发,撇弃那些众所周知的大建筑“再建筑”,重点去寻找一些被忽视的小建筑“原生态”。

西山万寿宫的千年古柏

始建于东晋年间的西山万寿宫是为纪念真君许逊而修建的,也是国内著名的道教圣地,同时也是散落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万寿宫的发源地。

西山万寿宫位于南昌市西南三十公里的西山镇,乃纪念道教真君羽化而建造,初名许仙洞,南北朝改为游帷观,宋朝徽宗赐额“玉隆万寿宫”,沿用至今,是江南著名道教宫观和游览胜地。万寿宫也由此有了1635年的历史了,并在海内外被誉为道教第十二小洞天和第三十八福地。道观四面环山,风景优雅,宫内有黄铜铸成的真君塑像以及12真人,宫门前有一“八角井”,传说为镇蛟龙所建。许逊在我省留下了真君锁蛟等许多优美传说,在道教民众中威望极高,故而万寿宫香火鼎盛,前往朝拜的乡民常年络绎不绝。

经过历次战火的洗礼,西山万寿宫已重修了无数次,最近的一次是1984年,千年前的砖石自然是难以再找到了,许逊亲手栽下的6棵柏树倒是生命力旺盛得很,如今仍有3棵矗立在万寿宫内,想是沾了仙气,故而不惧枪炮,不怕干旱,不依不饶地活到了现在,据考证,树龄有1700多年。

绳金塔的地宫

绳金塔,坐落在南昌市西湖区绳金塔街东侧,原古城进贤门外,始建于唐天祐年间(公元904~907年),相传建塔前异僧惟一掘地得铁函一只,内有金绳四匝,古剑三把(分别刻有“驱风”、“镇火”、“降蛟”字样)还有金瓶一个,盛有舍利子三百粒,绳金塔因此而得名。绳金塔为江南典型的砖木结构楼阁式塔,塔高50.86米,塔身为七层八面(明七暗八层)内正外八形,其朱栏青瓦,墨角净墙及鉴金葫芦型顶,有浓重的宗教色彩,飘逸的飞檐,并悬挂铜铃(按照制作古代编钟的工艺,重新铸造风铃,七层七音),具有江南建筑的典型艺术风格。

历经沧桑,屡兴屡毁的绳金塔是2000年重修的,此前一次修复为1989年,经过文化大革命后,绳金塔如今残存的时光痕迹除了谁也没看过的舍利子外,就是那看不见的地宫了。地宫为塔基下的一种建筑设施,1988年在维修绳金塔的过程中,在塔底层距地表土仅12公分处,发现了深66.5公分、80公分见方的砖室地宫,出土汉、唐、清各代文物及清代钱币、谷物。地宫文物摆放有致,取坐北朝南之势。宫底遍撒“同治通宝”钱。正中底置一大铜镜,面朝上,背铭文“五子登科”。地宫很壮观,不过目前来说,只能在绳金塔千佛寺第一展厅中观看到这些珍贵文物了。

 

 

始建于唐永徽四年(653年)的滕王阁,为唐高祖李渊之子李元婴任洪州都督时所创建。它位于南昌市西北部沿江路赣江东岸,与湖北黄鹤楼、湖南岳阳楼为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滕王阁在古代被人们看作是吉祥风水建筑,有古谣云:“藤断葫芦剪,塔圮豫章残”。“藤”谐“滕”音,指滕王阁;“葫芦”,乃藏宝之物;“塔”,指绳金塔;“圮”,倒塌之意;“豫章”亦即南昌。

滕王阁坐落于赣水之滨,被古人誉为“水笔”,有古人亦云:“求财万寿宫,求福滕王阁”。可见滕王阁在世人心目中占据的神圣地位,历朝历代无不备受重视和保护。不过遗憾的是,滕王阁在历史上总是陷入建了毁,毁了建的恶性循环中。根据资料考证,唐代滕王阁建在江边的山岗上,宋、元时建在城墙上;明初,江岸崩坍,阁沦于江中。现存章江门滕王阁旧址是清代阁址。1985101日,重建滕王阁工程在赣江新洲正式破土奠基。1989108日,主阁竣工,宣告着滕王阁历史上第29次重建完成。

换句说话,现在的滕王阁,只不过是一栋仅有20多岁的新建筑罢了。此前的1926年,国民革命军围攻盘踞南昌的北洋军阀邓琢如时,该阁被放火烧毁,仅存一块“滕王阁”青石匾。从那以后,人们只能从博物馆看看尚存的“滕王阁”三字题刻石碑。还有一个说法是,建国后仍有清代颐神、慈氏二洞及摩崖题刻保存完好。洞内有南宋人题记,洞外有明邵元书杜甫滕王亭子诗及杨瞻撰书颐神古洞诗四首。

西山古商道和百年惜字塔

惜字塔,亦称为惜字楼、焚字库、焚纸楼。受科举制度影响,古人认为文字是神圣和崇高的,写在纸上的文字,不能随意亵渎,即使是废字纸,也必须诚心敬意地烧掉,惜字塔便是用于烧毁书有文字的纸张的地方,是古人“敬惜字纸”理念的体现之一,由于历史原因,现存的惜字塔不多。

在安义县石鼻镇境内的梅岭西山峡谷中,便有这样一座完整的惜字塔,自1874年建成以来,经历了136年的风雨,仍矗立在西山群脉中。这座惜字塔不仅见证了西山古商道的繁荣,也揭开了已消失的万福寺一角。

惜字塔所在地即是南昌古商道。西山古商道是从明朝到民国,新建、安义、奉新、靖安、修水、九江等地来往南昌的必经之路,传说为寡妇修建而成,后在大修铁路之后被逐渐废弃。南昌起义后,朱德率红军撤围即过此路。1961年正月初二,朱德元帅在江西省省长劭式平等人的陪同下,来到安义、新建二县考察南昌蚕桑厂数万军人转业的事,在西山住了一个晚上。朱德元帅在与随同人员考察时,特意提到,西山古商道当时就是红军撤围的必经之路。

皇殿侧与府学前的气息

科举制度是我国封建社会最主要的人才选拨制度,从隋朝末年开始,后被唐宋明清等朝代沿袭,历时1300多年。唐高祖时期,全国各地开始设置府学,招收生员,南昌的府学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兴建的。

据专家考证,南昌的府学也是从南宋开始和南昌的文庙建设在一起的。南昌府学建在南昌文庙的东边,“庙”“学”紧密相依,再加上政府主管教育的衙署,融为一体,相得益彰。“庙”“学”占地成正方形,东西平分,珠联璧合,其前门在今天的中山路,后门在今天的民德路,即“南昌三中”附近。现在一些老南昌,还记得有个路名叫“府学前”,不过,如今该地早已物是人非,再也找不到府学的踪影了。

与南昌府学一起消失的还有南昌那短命的南唐皇宫。后周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十一月,南唐皇帝李璟将洪州改为南昌府,仿金陵皇宫规模大兴土木。当时皇宫位置就在现在南至中山路东段,东至现百货大楼及八一大道西侧,西至东湖边(苏圃路一带)、北至上营坊街附近。李璟所寝的正殿长春殿就在现南昌市保育院位置上。宋建隆二年(公元961年)二月壬午日,李璟率文武百官水陆并进,逆长江而上,经湖口入赣江,一个月后到达南昌章江门。不料,迁都不到3个月,46岁的李璟突发奇疫并于当年6月份的庚申日在长春殿病逝。其子李煜继位并将其父遗体迁回南京葬于顺陵中,此后,南昌变为留都一直维持到开宝八年(即976年)南唐被北宋灭亡。

此后一千多年中,宫殿也因年久而逐渐坍塌,至清代初年仅剩长春殿残存。1853年,太平军西征军赖汉英攻打南昌3个月不克,便炸毁顺化门(现展览馆)一带城墙而攻入南昌,长春殿也被内应的起义部队作为“举火为号”之地烧了。至19284月,国民党南昌市长伍毓瑞拆城墙修环城路,皇宫的古城砖瓦彻底地难觅踪影了。

佑民寺的铜佛

佑民寺坐落于市内八一公园北面,东湖东岸。佑民寺始建于南朝,至今有1400年的历史了。佑民寺最早叫大佛寺,梁代的时候,豫章王(豫章就是古代南昌的别称)的老师葛鲟家里有一口井,里面住了蛟龙。豫章王特意造了一尊大佛像来镇住蛟龙。后来,葛鲟把这所房子捐出来建寺庙,因为供奉了镇龙的大佛像,所以就叫大佛寺了。唐朝时,大佛寺改名为“开元寺”。禅宗八祖马祖道一担任佑民寺住持十五年,开创了洪州宗,使开元寺成为江南佛学中心。784年,新罗(也就是现在的韩国)的僧人无寂来开元寺参拜当时的住持马祖的弟子西唐智藏禅师,深得西唐智藏的赏识,将他的法号改成道义,并传授禅门心法。智藏禅师的新罗弟子除了道义外,还有洪陟、惠哲禅师等,他们回韩国开创了实相山派、桐裹山派。九世纪初,禅宗在韩国形成“禅门九山”,其中有七山与马祖道一的洪州宗有关。

此后该寺时毁时修,先后易称过承天寺、能仁寺、永宁寺。清朝顺治年间,改名佑民寺。嘉庆年间,在后殿铸铜接引佛一尊,高1.6丈,重3万千斤。

南昌有句老话说得有趣:南昌穷是穷,还有三万六千铜,老南昌都知道,南昌有三宝:铜钟铜佛铁象。那三万六千铜就铸成了这三宝。后来三宝熔成了一宝:接引佛铜像,现在就安放在佑民寺里。文革期间,佑民寺遭到严重破坏,铜佛被锯毁。1996年,仿照原貌用精铜铸造重达4万多斤的接引佛像又重现在铜佛殿中,安详地接受善男信女的膜拜。这4万多斤铜保不准就有那清朝留下来的一部分。

洪都大院的苏式建筑群

“但是就算余秋雨所推崇的青云谱,其实也不过是文化人对八大山人地位的一种肯定,小小的一个八大山人纪念馆,应该说在南昌的大旅游格局中,从来就不曾涂下像文化那么厚重的一笔。但是今天,在一些有识之士的眼里,青云谱有个地方,却绝不是单薄的,它的潜力,足以与很多大城市著名的创意旅游景点相比——它就是洪都大院的苏式建筑群。走进大院,有一排排上世纪50年代建设的苏式老房子,在这里,高大的树木华盖一样高过屋顶,墙根的花草围在花圃里,风吹过,叶子哗哗地响着,细枝末节显示那个年代的气派。”这是江西日报关于洪都大院的一篇最近报道,让许多人关注起了洪都里面的老房子。

在南昌,坦白说,外国建筑是不多的,除了屈指可数的天主教堂外,硕果仅存的或许就只剩下洪都大院了。

“这片老房子,在整个洪都生活区里集中成片的大约有一百多幢,排列有序,基本为二层小斜顶,红顶青砖,这样集中聚集并没有被分割的一大片苏式建筑,为当年前苏联援建。现在居住在里边的,大部分为洪都的老职工。不过,多年来,拆迁的传闻就一直围绕着这里的居民们,旧城改造一步步逼近,它们还能像今天一样安静地以多年的面目存在吗?”江西日报的资深记者这样发问。

正在遭遇威胁的古迹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天灾人祸后,南昌的古迹大部分都“阵亡”了,剩下的一小部分在大兴人文的今天,同样遭遇着严重威胁。有识之士的呼吁,救救这些仅存无几的古迹吧。

 

 

 

乾隆皇帝曾经降旨建造两座家庙,一是曹秀先家庙;一是刘墉家庙,分列南北。两座家庙,均有极其重要的历史意义。但是就文化艺术地位而言,南方的曹秀先家庙远远高于北方的刘墉家庙。

曹秀先家庙在新建县曹家村北面,距村落里余,建成于乾隆四十二年(公元1777年)。典型的皇帝园林宫殿式建筑,其规模气势恢弘,非常壮观,建筑面积3公顷,前后三进,除了三座大殿外,另有偏殿96间,共计99间;加上厢房、库房,厨房及佣人住房等附属建筑,总计有屋近200间。

可以称之为天下第一的是,所有墙壁嵌满了书法石刻。每块石刻高150厘米、宽60厘米,共计900余方,琳琅满目,蔚为壮观。其中有皇十一子永瑆以及达官显要大家名流的经典佳作,石刻主要内容是曹秀先手书《敬恩堂书课》12卷、《古娱堂书课》12卷。

家庙建成后,乾隆皇帝御笔亲书“秩宗衍泽”四字匾额以赐,乾隆皇帝另一御书“大手笔”三字碑亦构亭勒石置于家庙正堂。其后,嘉庆皇帝亦御书“江南望族”四字赐之。此四字系用绫绸书写,后经裱糊于匾框内,悬挂于家庙戏台正上方。

曹氏家庙建成之后,主要供族中子弟读书用,于是人们又称之“冠山书院”。因为曹氏家族的文风名扬天下,江南文人士子纷纷仰慕而来。曹秀先任“上书房总师傅”期间,中途曾休假回籍三年,众皇子也随之来此就学。

上世纪“抗日战争战”期间,省立赣省中学、南昌劳作师范(南昌师范专科学校前身)曾经相继迁至家庙内办学。

家庙被毁于1953年。嵌于墙壁间的书法石刻,按当时的户计,每户分得了3~4块(当时全村仅290余户)。由于天灾人祸等各种原因,书法石刻逐渐散失,现仅存50余块。家庙原址一片空旷,仅存的两只石狮东西而立,半个世纪以来一直在风雨中凄凉地守望。值得庆幸的是所有书法石刻拓片均被有心人士保存,曹秀先的一些书法真迹还散落在民间。

 

 

在南昌红谷滩新区,有一段锈迹斑斑的铁轨和一个古站台,这便是中国铁路史上赫赫有名的南浔铁路和它在南昌的终点站牛行车站,它们迄今已有近百年历史,曾经历南昌起义和抗日战争的烽火洗礼。

八一桥西端,便会看到两条生锈铁轨静卧在赣江边的一片荒草中,循着铁轨向南走,便看到了牛行车站——一座水泥建造的斑驳站台。

这里是江西省最早的商办铁路南浔铁路的南昌终点站(段)牛行车站的遗迹。南浔铁路19071月开工,几经停顿后到1916年才竣工。该铁路始自南昌赣江北岸牛行,终点在长江南岸九江,全长128公里。

88岁的老人裘金保小时候曾亲眼目睹参加八一起义的几万大军从牛行车站下火车的场景。19277月,还是小学生的他看见牛行车站的列车上走下来许多穿军服、拿步枪的士兵。几天后,他就听家中大人说,南昌打仗了。后来才知道从牛行车站下来的这些士兵是参加八一起义的部队。

在百年的岁月中,南浔铁路经历了多次战火的洗礼。据说,北伐战争时蒋介石也曾在牛行车站设立总司令部。南昌铁路局史志办主任刘建平还透露:“1938年至1940年间,中国军队曾在南浔线破袭日军79次。”牛行车站现在不但保留着碉堡、暗堡,还有地下室等军事工程。

2006年,南昌铁路局希望牛行车站旧址被政府保护,但南昌市文化局认为最有价值的票房已被拆除。

 

 

南昌还有哪些古迹正受到威胁?哪些古迹必须进行抢救性保护?

根据长时间的实地调查,黎传绪建议,首先是“蒋介石行营”,它建于民国初年,在百花洲畔。是蒋介石“五次”围剿工农红军的指挥部,陈庚大将曾被囚禁于该楼地下室,现在是空置的危房。修复“蒋介石行营”对于发展南昌的红色旅游也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其次是,“梅福故里——梅村”,与八大山人纪念馆毗邻。梅村祖先是西汉南昌县尉梅福,《汉书》专门为梅福立传,可见他的名望和影响。梅村作为梅福后裔的衍生地,至少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而且还是审判日本战犯的远东国际法庭中国首席大法官梅汝璈的故里。历史厚重,古韵犹存。梅村保存了一大批蔚为壮观的明清古建筑群,其中百年以上的四进或五进老屋现存的共有7栋,大多建于明末清初,外表框架保存完好,屋内石雕和木雕,图案精美,别具一格。但是也有不少老屋因无人居住年久失修已破败倒塌。

梅村极具古文化遗迹的观赏价值,对梅村的抢救性保护迫在眉睫。就其历史意义和历史真实而言,远远在新建县汪山土库、安义县罗田古村之上。

推土机下,

历史的印记如何存留?

江南都市:古迹保护与城市现代化建设是当前城市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矛盾问题,我们该如何面对?

黎传绪:在城市现代化的建设发展中,我们应该如何保护我们的历史文化建筑、如何恢复我们的历史文化建筑,是我们必须思考、必须决策的首要问题。我们认为首先必须做到“提高认识、建章立制、健全机构”。

“提高认识,领导是关键”城市主政者、基层领导者必须深刻认识城市历史文化建筑的意义和价值,从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基点上规划城市建设,自觉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政府应该在每年的财政预算中规定用于保护城市历史文化建筑的资金,应该通过各种方式教育全体市民,使“为城市的长远发展保护历史文化建筑、为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成为民众意识。

欧洲的各个历史名城,对传统建筑和历史纪念物保护的意识,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到文艺复兴时期又有了进一步发展,并逐渐形成了一种保护传统建筑和纪念物的民族意识。这样,在城市的不断建设发展中,才使得几千年以来的建筑、雕塑能够保存至今。在对历史文化建筑保护的认识上,西方国家经历了一个从消极维护提高到积极保护的发展过程,特别是到了上世纪70年代,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理论和策略,在欧洲各个国家普遍成熟。

江南都市:“提高认识、建章立制、健全机构”该怎样具体实施?

黎传绪:“建章立制,法规是依据”城市历史文化建筑的保护,必须依赖法律法规的保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为依据,根据南昌市的具体情况制定切实可行的保护城市历史文化建筑的系列法规制度,决定南昌市历史文化建筑的保护措施,颁布南昌市历史文化建筑保护名单。

“健全机构,组织是保障”保护城市的历史文化建筑,任重道远。这是长期的艰难的工作,因此需要健全的机构和完善的机制。目前,国内城市主要采用以下3种模式:1.成立文物管理委员会,设立专门机构;2.成立领导小组、房管部门负责、其它部门配合;3.授权城市规划局全权负责。

在健全机构的程序中,一定要组建真正具备高水平的专家顾问组,融合文化、历史、建筑为一体,对历史文化建筑进行鉴定、审核。否则,“盲人骑瞎马”、“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就得不偿失了。

江南都市:保护南昌古迹应该遵循怎样的原则?

黎传绪:虽然重建了滕王阁,重修了绳金塔,但是我们仍然认为,南昌的历史文化建筑的保护工作,并没有真正地开始。在城市现代化的建设发展中,对于如何保护我们的历史文化建筑、如何恢复我们的历史文化建筑,我们要有基本原则、要有具体措施、要有工作安排、要有远景规划。

2001年开始,南昌市就按照“一江两岸、南北两城、双核拥江”,组团式、网络状的大都市发展格局,沿着赣江,两头延伸加快城市化进程。南昌市的城区面积已经达到210平方公里。根据规划,到了2020年要达到350多平方公里。

南昌市城市面积的迅速扩张,其速度和规模,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城区的扩张,为城市历史文化的保护提供了最为优越的条件,南昌再也不会因为地皮的紧张而去拆除必须保护的历史文化建筑。南昌市政府几年前就作出了“老城区只拆不建”的决定,“新城区,现代化;老城区,历史化”,应该是南昌城市建设的基本思路。

南昌市对于历史文化建筑的保护工作,必须以“抢救第一、保护为主、合理重建”为基本方针,以科学性为基本原则。

来源: 江南都市报
编辑: 王世强
相关新闻
[5000699]大江网友:峰中等待 2012-01-01 14:03 发表评论:
一定要建、、、、

[382875]大江网友:6 2010-09-17 19:37 发表评论:

  投书浦,普贤寺,万寿宫,豫章书院等有着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古迹在城市建设中化成乌有,进入21世纪后百年历史原宝庆金楼在2000年一夜之间变成废墟,现在是乌七八糟的停车场.原妇女儿童商店也同样有着百年历史,尽管有关文物部门要求大力保护,但还是没能躲过推土机的轰鸣.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江南今日头版
2010年08月16日头版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
江南都市(第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