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南都市报 > 生活前沿 正文
婚外情人是老公派来诱惑我的
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2010-08-16 17:51

全职太太变身女强人

丈夫国强被提拔为处长,我们一家三口兴高采烈地去馆子里吃了一顿。饭桌上,国强一次又一次地和我干杯,说你那朝九晚五的班就不用上了,以后我一个月能拿三千,足以让你和女儿生活得不错了。我一想,一个月四五百块钱的班也没有什么上头,就干脆辞了职。每天在家里给他和女儿做饭,早上早锻炼,晚上去广场跳跳舞,全职太太的日子倒也过得很滋润。

如果我的姑妈没有去世,也许我们就会一辈子这么平静地过下去了。偏偏姑妈突然去世,偏偏她有一家中等规模的服装厂,偏偏她又没有生儿育女。而姑妈生前最疼我这个侄女,临终前,她把服装厂交给了我。服装厂的经营状况并不好,特别是姑妈去世后,已经人心涣散,员工巴不得我把厂子卖了分一笔钱走人。我却有些犹豫,这毕竟是姑妈的心血啊。可国强也劝我卖掉,他说,你哪是做生意的料?在家做好家务就行了。

我不信这个邪,待在家里的时间越长,我越害怕自己与社会脱节,为什么不试试?我开始夜以继日地泡在厂子里,连给老公孩子做早餐的时间都没有。国强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这还叫个家吗?你把这个家当旅馆?我不甘示弱:李国强,结婚这么些年来你从来就是把这个家当旅馆的。你整天就是在外应酬,还打着让我和女儿过上好日子的幌子。你怎么知道什么是我心中的好日子呢?我一直像个老妈子般为你奉献,你成功了,我又像个寄生虫享受着你带来的一切。

我和国强大吵了一架,把藏在心里好多年的话都一吐为快。后来,我忘记了是怎么和好的,只记得半年后,厂里的效益一天比一天好,我的月收入是国强的好多倍,这让国强在家里再也神气不起来了,不管他在外面多威风,在我面前总要矮三分。是我给家里新换了三室两厅,是我每月在负担家用,是我的辛辛苦苦,才换来了他父母的安度晚年。国强在我面前不再有霸气,也不再管我回不回家做饭这种小事……

 

老公荐来“得力助手”

生意越做越大,我很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国强。我说国强,要不你回来,和我一起做。国强爆发了,这是好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反抗:你疯了吧,我现在做得好好的。他说了一句心里话:“男人和女人不一样。我再怎么样,也不能给老婆打工!”

我只好到外面去请人,外面请的人不贴心,渐渐地,我在这件事情上开始不耐烦。

国强看出了我的不耐烦,主动说,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这是国强第一次在我的生意上表现出关切和热心。自己的老公总不会害自己,况且他熟悉我的脾气性格,知道什么样的人会和我共事愉快。我嘴里淡淡地说,好吧。心里却一暖,他毕竟还是关心我的。国强向我推荐的人叫吕林伟,是他初中时的同学。吕林伟从前也是做生意的,后来离婚了,老婆把他的钱都拿走了。他也在寻找东山再起的机会。我们只简单谈了几句便一拍即合。

吕林伟是个很能干的人,有了他,我省力多了。里里外外的事情,再也不用我亲力亲为,我交代他做就好,他随时向我汇报。我对他非常满意。国强得意地说,怎么样,我给你介绍的人不错吧。我终于有时间陪老公和女儿,但是,却怎么也回不到没有钱时候的平静温馨。

 

工作忙了感情淡了

我和国强的话越来越少,和吕林伟的话却越来越多。开始我觉得是时间因素,因为我在家里的时间少,在厂里的时间多。渐渐发现是性格使然。国强不知何时起变得沉闷易怒,而吕林伟活泼开朗,还总爱说一些新鲜的笑话,把我逗乐。

终于有一天,吕林伟对我说了一句听上去很暧昧的话:“谁娶了你,是谁的福气。”“是吗,国强怎么不觉得呢?”在庆功宴上喝多了的我接过了吕林伟的话。“他小子是有福不会享。”吕林伟的手握住我的手。我酒醉心明,我并没有失去理智,很快,我就挣脱出来。

之后,我很注意回避他。除了工作上的接触,我不想招惹太多事,我再强再能干,心始终是属于我的家庭的。冬天到了,我去给国强买了几件冬衣。他是不愿意和我上街的,因为街上的人都知道他是黄厂长的老公,而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别人都是喊他李处的。回到家里,国强正围着围裙在厨房拖地,我帮他把围裙解下来,把新衣服套在他的身上,这在平时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他的身子却有些躲闪的意思。

别那么不好意思,来来来,老婆给你穿新衣。我很怀念从前两个人平淡时的亲密温馨。这件衣服多少钱?他的一句话像凉水浇过来。一件衣服,顶得上他一个月的工资了,我特意到省城的大商场给他买的。但我知道我不能说实话,就说,你只管穿。国强的表情有些僵硬,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我嘛,总不是随你。

这是一句好话,还是一句坏话?我已经听不出来。是的,国强最近在我面前不再大声嚷嚷了,他甚至变得有些低三下四。他不叫我老婆,而是叫我“领导”。

 

30万买回自由身

忘了从什么时候起,我和国强同在屋檐下,却越来越陌生。一次,我同吕林伟一起去深圳谈生意,宾馆里只剩下一个双人间。吕林伟转身要走,想再找一家。我却累得没有力气再走一步,我说,双人间也没什么啊。吕林伟的脸腾地红了。晚上,我们各自在床上,谁也睡不着。

“恩雅,我喜欢你很久了。”吕林伟的声音像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黑夜里,我的脸开始发烫:“帮我看看,是不是空调太热了?”吕林伟起身,并没有开灯看空调,而是坐在了我的床沿。我们就这样,一个睡着,一个坐着,说了一夜的话。我们并没有越界,但隐隐地,我觉得我早晚还是会和吕林伟发生点什么的。

短暂的差旅结束,回到现实,吕林伟开始主动请我吃饭看电影。我问他为什么要请我呢?他说你工作辛苦了,我慰劳你啊。国强都没有想到我的辛苦,他却想到了。全世界只有他,还在用男人看女人的眼光看我。这种眼光让我震撼。我开始喜欢他。终于有一天,国强推开我办公室的门,看到我和吕林伟在拥吻。这就像点燃的爆竹,火苗嗖嗖闪过,接着就是爆炸……最好的朋友和亲密的爱人共同背叛了他,李国强能够选择的只有离婚。我也不想再辩解什么,对不起他的人是我。我有了钱,又找到了爱,而他什么都没有。

国强,是我对不起你,你要什么,只管提,除了女儿之外。对这个男人,我充满了歉意。他说,你给我30万,我买套房子,再找一个人,重新开始。很合理的要求,我答应了下来。虽然,失去这30万,我的资金运转会有些吃力。就这样,我用30万,买断了婚姻,赎了我的罪。三个月后,知道国强再婚的消息,我还托人送去2000元贺礼钱。

 

我是条自愿上钩的鱼

三个月前,我看到吕林伟和另一个女人手牵着手招摇过市。我忍不住给吕林伟发短信,问他是怎么回事。吕林伟把我请到咖啡厅,他说他看到我这样,实在不忍心,决定实话告诉我。其实,是国强先有了别的女人,才把他安排成我的“外遇”。30万到手之后,国强给了他三万块钱,算作提成。

国强来看女儿的时候,我戳穿了他的种种。我问他,那个女人哪点比我好?他说,她就是什么都不如你,我才喜欢她。和你在一起,我很有压力。我说,李国强,你好狠心。他的嘴角一扬,就算吕林伟是我的鱼饵,也还要你愿意上钩啊。我很后悔,后悔我心慈手软上了“爱情”的当。

来源: 江南都市报
编辑: 王世强
相关新闻
[391159]大江网友: 2010-10-11 11:21 发表评论:

  是有点看头啊!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江南今日头版
2010年08月16日头版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
江南都市(第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