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南都市报 > 生活前沿 正文
拜月教
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2010-11-10 09:02

/吴志刚

如果不是国庆期间天涯社区围观“小月月”事件,拜月教一定还躲在《仙剑奇侠传》的苗疆中花自飘零水自流。

拜月教地处彩云之南的苗疆境内,处于澜沧江以南,苗疆灵鹫山山上。灵鹫山山顶,有一圣湖,名圣月湖,湖水血色,水面有红莲烈火。湖旁有五宫殿:一大宫,即月神宫,那是拜月教的精神力量的象征的所,供奉着月神;四小宫围绕着月神宫而建,即青龙宫、白虎宫、玄武宫、朱雀宫。

问题是这年头你避在世外桃源也不能消停。原本并不知名的拜月教迅速被一次集体审丑狂欢所僭越,围绕雷人“小月月”诞生的全新拜月教,使之成为民间语文词库的一颗熠熠新星。

众所周知,国庆七天里网络上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几天内在网上迅速蹿红的“小月月”事件。一名叫“蓉荣”的网友在网上披露了国庆期间陪“小月月”游玩世博会中“小月月”的种种“恶行”(恶心的恶),通篇文章看下来令人头皮发麻,胃中泛酸。但这只是整个事件的开始,接下来“小月月”与“蓉荣”的好戏接连上演,整个事件变得雾里看花,令人不知真假。

小月月火了,不到一周时间已成燎原之势。拜月教成立了,几天时间迅速召集的教众以百万计。他们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是一批狂热分子。他们隐藏在中国的各个角落,一名教众放个鲜明的暗号,全体教众会团结地揭竿而起。他们自创了一首朗朗上口的赞美诗,来赞美神奇的教主小月月。

如今的网络上可谓群星闪耀,却是一个没有偶像只有“红人”的时代。都说审美疲劳,审丑何尝不疲劳?芙蓉也好,凤姐也罢,现在再加上个“极品”的小月月,喧嚣的围观下,不断有人质疑网民的口味到底有没有底线?

小月月的走红或许仅仅是网民集体无意识下的又一场游戏。原帖点击率突破4000万次、网友跟帖逼近10万条,无数网民的围观堆砌出这样的数字符号和神话,而置身其中的“小月月”成为供网民消遣的一个虚拟对象。

现实生活中,大家都是按部就班地学习工作,一旦步入匿名性的网络世界,习惯卸除平日的伪装,更容易释放自我、找寻快乐。对小月月的围观,成就了小月月超高人气,或许从中有人寻到“嬉笑怒骂”宣泄的快感,有人因不断起哄填补空虚,有人用八卦的、无厘头的方式消解现实的压力,有人发现被忽悠后唯有长叹一声“一切皆是浮云”……在灵敏的商业嗅觉下,生产网络红人的流水线一日不停,网民的寂寞终能汇集成流,时不时以狂欢的姿态向众人展示。

 

搬家记

/叶开

年纪越大,越怕搬家,一是怕新地方不适应,新楼新景,不知道平时该去哪里找老友旧识;二是怕收拾旧东西,感叹年华易逝,徒增伤心。可人总免不了搬家,带上搬办公室搬家,我好像搬了五六次了,小时候随着父母工作单位变迁一次次搬家,长大着随着自己,或是不由自己地搬着。这不,单位搬到新大楼期间,在围脖上发了些对旧大楼的怀念和留恋,还有些新大楼的照片,就被同事笑为骚包男,闷骚地煽情并明骚展示着新桌椅。俗话说,明骚易躲,闷骚难防,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的俗话,可闷骚总是心里的伤所以难防,就像搬家,迎接新事物的欢乐其实很快就会被平常生活冲淡,而每次进城看着旧大楼开始斑驳,那种感伤却会像手上不小心扎的刺,难以除去,隐隐作痛。

小时候的搬家经历很多都不太记得,收拾东西干嘛的,都是爸妈哥姐干着,对于搬家来说我是个累赘,无法帮忙还成了一个总得照应的东西,要是把我搬丢了,那指定不行。所以,那一两次的搬家唯一有印象的是,我坐在大卡车后面,找个小墩子,妈妈牵着我的手,颠簸颠簸地到达新地方。然后爸妈的新同事们卸着简单的家具,那时候能有什么啊,简单的柜子桌子,唯一家用电器按照赵老师的话说,就是手电筒了。我记得那时候老爸还从第一个工作的地方带了一车煤出来,因为那产煤,然后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用掉这批煤,做蜂窝煤成了小时候最常干的活,现在想来真的觉得挺搞。后来从镇上搬到县城的时候,老爸吸取了教训,开始敢扔东西了,知道轻装搬家的重要性,那年暑假搬家时老哥已经快工作了,把我和姐姐累得够呛,为此过年的时候,我们俩一致狠狠宰了老哥一刀,一个人买了一件羽绒服。

办公室搬家,却又是不同的心路经历,待了很久的办公室,所有抽屉里都装满了这些年的工作印迹,这么多年媒体生涯,走过很多地方,见过太多的人,好多的名片可以扔掉,可也会有意外发现,对着一个名字发呆,原来我还和他见过面呢,然后苦苦回忆,却未必有痕迹。从各地带回来的东西,那时候认为多珍贵,现在很多也可以扔掉了吧,好多纪念品却发现没什么东西太值得纪念。最让人难受的就是那些老照片了,泛着黄,看半天都不知道是谁,互相笑着当初怎么那么老土,心里在嘀咕怎么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好多同事已经不知道在何方,当初也许有争斗,回忆里只有温馨。

无论怎么样的搬家,最终都会停留在一些记忆点和画面,就像那个晚上在旧大楼的最后一个夜班,告别工作了十年地方的不舍,以及对未来的期待混在一起,看着办公室一片狼藉,那个定格的画面结束了一段生涯。还有一个画面也忘不掉,那年和大哥一起从外地回来过年,爸妈在妈妈工作的地方集资了一套房子,然后他们俩布置好了,在电话里也告诉我们新家怎么走怎么走,小县城就这么大,我们都跟妈妈说不要来接,我们肯定能找到,循着老爸饭菜的味道也能找到。可是下了车,就在经过回家必经的路口时,远远就看见妈妈带着伞站在屋檐下,天气很冷,还下着雨,每次想起仍会眼泛泪花温暖不已。这个世界,无论怎么迁移漂泊搬家,如果总有一个人指引你新家的路,你就是幸福的,搬多少次家,你也不会怕丢失任何东西。

来源: 江南都市报
编辑: 王世强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江南今日头版
2010年11月09日头版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
江南都市(第3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