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南都市报 > 探索江西 正文
军区司令员为救战友牺牲
揭秘我省革命先烈在三年游击战中鲜为人知的故事
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2011-07-25 03:51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时,中共中央决定留下红军第24师及地方武装共1.6万余人和部分党政工作人员,在中央苏区及其邻近地区坚持斗争。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他们坚持了长达三年的游击战争,完成了中共中央赋予的任务,成为抗日民族革命战争在南方各省的战略支点。

  在三年游击战争中,曾发生过很多感天动地的故事,很多故事因事件重大或当事人身份重要而被熟知。但其中还有很多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的小故事,同样展现了当年游击战的艰苦、游击队员和群众的智慧及艰辛。他们虽然不是赫赫有名,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同样可歌可泣,令人敬佩。

  疏散群众与敌人决一死战

  刘木郎曾在湘赣独立营任指导员,在游击战开展前担任莲花县委裁判部部长。游击战开始后,部队转移到安福县泰山。泰山是武功山山区的一部分,山高谷深,是一个较为理想的游击战区域。莲花、安福、萍乡、茶陵等地的群众,也逃亡至泰山。1934年10月,敌人集结重兵围剿武功山地区,为了保护群众安全,县委机关和部队人员先疏散群众,然后全部投入战斗,除武器外,每人只许带一床被褥。

  在群众被疏散后,刘木郎所在小分队在山上筑起了碉堡,准备守住阵地,敌人守望队也在离他们10余里地的临清庙修碉堡,准备进攻。一天,游击队探听到守望队枪不多,晚上便集中兵力发起了进攻,用火在碉堡四周围攻,同时又在四周山上,插红旗、吹军号。结果敌人仓皇而逃,部队缴获了4条枪还发现了一批粮食,解决了部分给养问题。

  守望队逃到了安福县城,搬来了保安团,攻打我方碉堡。游击队事先已经做好准备,用酒瓶装上芒硝、铁砂,从碉堡里扔出去,“轰隆隆”的巨响竟和手榴弹差不多。敌人不知虚实,再次上当被击溃。但随后,敌人又搬来两队人马,将游击队包围在碉堡中。敌我都不敢贸然进攻,就这样相持了3天,最后,敌人用火攻。为避免全军覆没,游击队决定分批突围,但最后仍有5人被活活烧死在碉堡里。

  女“王二小”掩护红军撤退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的段焕竞,在游击战争期间曾担任湘赣游击司令部游击大队参谋长兼第一支队支队长,以及独立团代团长等职务。

  在他的回忆录中记录着这样一个故事,当时他所率领的游击队在武功山地区的频繁活动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为了把游击队困死、饿死在大山上,国民党反动派除了实行“保甲连坐”外,还严密封锁了各个山隘、要道,对来往行人稍有怀疑抓了就杀。

  一次,前来搜山的敌人抓住一名叫王桂莲的村妇,要她带路搜山,她明知游击队在东山,却故意领着敌人在山中爬上爬下地兜圈子,找了半天连游击队的影子都没看见。恼羞成怒的敌人骂她、打她,她就是不说,后来敌人又用物资引诱她,仍然没有起作用。敌人甚至剥光了她的衣服羞辱她,王桂莲痛骂不止,到最后,敌人竟残忍地挖掉她的眼睛,割掉她的乳房,活活地将她折磨致死,但王桂莲直到临死前,也没有透露游击队的方位。

  保护红军财产被敌人劈成数段

  1935年4月,湘赣省委为加强对中心县(1934年8月,由莲花、安福、萍乡三县县委在安福泰山合并组成)委的领导,特派刘玉燕来到五里山指导工作。由于时局的变化,刘玉燕提议重组游击队,兵分3路,刘玉燕带领第三路游击队,留在五里山一带坚持游击斗争。

  当刘玉燕到达五里山时,正值敌人对湘赣省委驻地永新城发起进攻之际。为确保革命财产不受损失,刘玉燕带了湘赣银行造币厂的十八担物资(主要是造币厂出品的银洋、铜模、首饰和食盐等),从永新铁镜山出发,经等上、蔡家坪至莲花同坑。为了绝对的安全,物资由刘玉燕花费一个月时间独自埋下。

  1935年6月,湘赣省委书记陈洪时叛变,给游击队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3个挺进大队都被冲散。到了1936年初,五里山只剩下刘玉燕和尹学鉴,驻守在五里山龙井脑上的一个棚子里。一天晚上,山上断了粮。尹学鉴负责下山弄点米。可尹学鉴回到家中即被身为土豪侄女的妻子说服,把山上的情况报告给了义勇队队长(国民党为打击红军游击队成立的反动武装)。第二天,在尹学鉴的带领下,刘玉燕被捕。

  刘玉燕被捕的次日,敌人在刘玉燕的驻地挖到造币厂的铜模和一部分首饰,但其余财产在何处,刘玉燕坚决不肯说。义勇队队长见到金银首饰,便想一口独吞,又怕以后被刘玉燕揭发检举,就开枪打死了刘玉燕。刘玉燕牺牲后,尸体被敌人劈成几段,埋在了五里山上。

  护送陈毅突围家人不敢开门

  1935年2月,项英和陈毅,带着一个不满员的营,东奔西跑和敌人绕圈子。绕了数天后,一个营只余下了100多人,形势很危险。于是,组织决定让项英和陈毅化装离开部队,但项英和陈毅都不是本地人,路也不熟,要是冒险化装渡河,很可能被敌人识破。

  正在这时,一名乞丐模样的男子认出了陈毅,他就是陈毅在粤赣边组织二十二军时,在粤赣边牛井区担任区委书记的曾纪才。由于曾纪才对当地情况很熟,在他的带领下,陈毅和项英先是在大山里藏了7天,然后下山在信丰河边找到了一个医生,在这个医生的帮助下,混在一群挑担赶圩的老百姓里面,渡过了王母渡,到了曾纪才的家乡。

  曾纪才到了家门口,白天却不敢露面,离他家十里路,便在山上隐蔽起来。曾纪才已经得知,全家都被反动派杀光了,只剩了老岳母还在。经陈毅、项英的同意,曾纪才决定晚上去老岳母家。但当曾纪才呼唤老岳母时,却整晚都没有回音。原来国民党军队天天冒充回来的红军,半夜叫门,用这种方法不知道杀了多少百姓。就在曾纪才绝望地返回山上后,第二天上午,老岳母挎着装满了食物的篮子摸上了山,一边走一边小声呼唤着曾纪才的乳名,之后,又在老人家的帮助下,找到了一名还未暴露身份的党员,并在他的帮助下联系到地下交通站,才得以返回油山游击区。

  1936年,曾纪才因为叛徒出卖被捕,经过严刑拷打,曾纪才未留下半句口供,最后英勇就义。

  军区司令员为救战友牺牲

  1934年11月,湘赣军区司令员彭辉明率领湘赣留下来的武装红五团、红三团约2000人,在安福袁家击败萍乡保安团,缴获辎重甚多,增强了战斗力。

  次年1月,红三团开到离莲花境虎头岭不到两公里路的一个山坡下,红五团开到虎头岭下的十里碑驻防,在虎头岭上放了一个排哨。

  这时,在五里山一线对红军进行“清剿”的敌人——莲花保安团十团和萍乡保安团四团发现了部队行踪。敌军立即从安福月里,经车江,到莲花南陂,又由天仙岭的瀑布岩窜到虎头岭,包围红三团,企图一举消灭红三团。

  次日拂晓,雾气浓厚,红三团正准备吃早饭,敌人忽然扑来,排哨发现后,立即开枪还击。红三团听到枪声投入战斗,与靠在东山边脚下的莲花保安团十团和义勇队遭遇,红三团临战仓促,又处于不利地势,便撤退到靠岭背的一个山头上应战。

  这时,驻守在十里碑下的红五团听到密集的枪声,感到情况危急,立即命令司号员调集所有部队向虎头岭进发。红五团一营营长段焕竞率全营抢先夺回排哨丢失的阵地,架起马克沁重机枪猛烈向敌人开火,不让敌人喘气,并指挥部队进行反冲击。

  在机枪掩护下,彭辉明亲自带着部队向虎头岭左侧山头冲锋。彭司令的出现,大大鼓舞了士兵们的士气,一举攻下了虎头领前面几个山头,将敌人压在三个山头中间。敌人见形势不利,掉头就跑。

  战斗进行了三四个小时,消灭莲花保安十团一个营,俘虏敌人近百名。但在这场激烈的战斗快要结束时,忽然一颗流弹击来,彭辉明中弹负伤,经抢救无效光荣牺牲。

  乔装打扮消灭地主武装

  1936年间,湘赣红独立一团长期分散做群众工作,敌人以为红军已经被消灭,就把主力先后撤走。部队决定开展游击战争,群众的支持,让情报变得很及时,独立一团经常在没有月亮的晚上,甚至雨夜袭击敌人薄弱的据点。

  这年冬天一个黄昏,根据群众报告,团部率领四个连一夜走了50多公里,奔袭吉安的油田。在消灭了100多个敌人后,就在区公所里打电话给英村的地主武装,说:“二区长明天要到英村视察工作,届时你们要整队欢迎。”

  天亮后,部队以三个连押着俘虏在后,一个连换上缴获的白军军装,由连长刘别生率领,大摇大摆,开向英村。数十名列队欢迎的敌军,还没来得及鸣号迎接,就让红军给缴了械。两批俘虏碰到一起,惊奇得相互瞪大眼睛,莫名其妙。当时有些家伙还不相信是红军,他们说:“红军已不存在,要有,就是从天上降下来的。”

  文/记者戴炜亚 实习生王金海

来源: 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编辑: 兆明
相关新闻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江南今日头版
2011年07月24日头版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
江南都市(第4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