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南都市报 > 生活前沿 正文
南昌街头艺人“生态”调查
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2012-03-05 10:14

策划/吴志刚  文/石鹏 

街头艺人是指在街头及公共场所为公众表演拿手绝活的艺人,他们通常是为了取悦路人并获得捐赠。其实,电影里的北京、上海等一些大都市,经常可以瞥见一些街头艺人的身影。他们拿着话筒,通过一只自带的音箱,把自己的声音传出去。还有一些吹弹乐器的,或一个吉他,或一把二胡,或一支竹笛,拉二胡的多是盲人。他们面前都放一只搪瓷缸子或铺开一张油布,他们通过街头艺人的路径养活自己,拒绝被称作“乞丐”。

那么,南昌有街头艺人吗?他们在哪里?他们的艺术心理和生存状态又是怎样?连续多天,小编深入大街小巷,寻访南昌的街头艺人。 

南昌街头的“异族” 

开始走访前,小编脑海里浮现的关于街头艺人的画面是,一个长发飘飘,脸上神情忧郁的男子,怀抱一把吉他,在繁华的街角引吭高歌,周围站满了围观的市民,人群里不时爆发出阵阵掌声和喝彩声。然而,通过走访,小编脑海中的这个画面,一点一点在消融,最后完全消失不见了。因为,这样的男子和场景,小编始终都未能见到。

一位曾经采访过流浪歌手的媒体人士告诉小编,从首位街头歌手徐奇,到征服中国达人秀的魏俊,南昌其实并不缺少街头艺人的声音和身影。谈及流浪歌手,该人士表示,流浪歌手本来就是漂泊不定的,他们一般不会在一个城市逗留很久,一个城市也给不了他们足够实现梦想的养分。

由于稳定性不强,难以得到城管部门的认同和支持等原因,使得流浪歌手很难发展成事业。尤其是一些歌手有了爱人和家庭之后,想法也在变化,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往往会屈从于现实。这也是难得见到他们的重要原因。 

存在

的确,没有长发歌手和吉他,并不意味着南昌没有街头艺人。走访中,还是会有这样的“另类人”映入小编的眼帘。他们或盘坐在地下通道里,拉着二胡或吹着竹笛;或在路边竖一块“签名设计”的招牌,手握一支笔,等待着为过往路人的名字进行艺术加工;或在人流熙攘处,手握话筒,用一台简易音箱伴奏,高唱《高原蓝》和《香水有毒》……

据了解,这些街头艺人基本上属于两类:第一类是自身有残疾,或是下了岗的人,他们没有别的收入,一天到晚都在街头表演,以此作为自己的职业。如中山路上的刘燕和姚继峰、站前路上的周鹏。第二类是已经退了休的、有某种艺术才能的老人,他们把上街表演作为打发光阴的一种手段,赚钱不是表演目的,主要是为了收获欢乐和内心的满足感。如阳明路-象山路地下人行通道的贾明智。他们通常选择地下人行通道和繁华的商业街作为表演地。中山路和胜利路口是卖艺挣钱最多的地方。“火车站的人虽然多,但愿意掏钱的人却很少。大家都走得太快,没有人有心思来面对坐在路边的街头艺人,加上城管管理比较严格,所以很少有人选择在火车站卖艺。”在火车站附近巡逻的民警万国红说。

误读

虽然街头艺人和真正意义上的乞丐有所不同,但在现实生活里,他们仍是一群经常遭到市民误读的人,冷眼和嘲讽难以避免。在部分市民眼里,街头艺人几乎成了“肮脏”、“混混”和“骗子”的代名词。在万寿宫经营眼镜商场的姚先生认为,不可否认,有些街头艺人的确有艺术内涵,能给人带来欢愉,但很大一部分人却是以家庭贫苦和身体残缺来博取人们的同情,他们跟真正意义上的乞丐没有什么区别。因此,遇到这些人时,他大多数时候都会忍不住投以鄙夷的目光。“我不是舍不得钱,而是不想被骗。”姚先生如是说。

事实上,对于市民的误读,来自河北唐山的残疾歌手刘燕深有感触。她告诉小编,由于双眼残盲,脸颊略微变形。演出时,经常遭遇人们的嘘声和冷眼。此外,并不寒碜的衣着,也常让人感觉她是一个骗子。“其实,我不是骗子,也不是乞丐,我是一个歌手,我是在用自己的劳动来获取生活的资本。我的确需要钱,但更需要尊重。”或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不少街头艺人对试图接近他们的人,始终保持着一种戒备心理。走访中,愿意接受小编采访的人并不多,他们大多数人都在刻意和外界或多或少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街头艺人魏俊:南昌“修炼”上海“扬名” 

今年18岁的魏俊,是个土生土长的南昌人。随着2011年12月11日晚上成功入围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第三季的PK赛,这个曾在南昌街头卖艺的大男孩,一夜之间“火”了,更因为能说出从1949年到2030年的某年某月某日是星期几,而被《中国达人秀》主持人周立波称为“天才男孩”。

魏俊在中国达人秀舞台上的表现,不仅感动了电视机前的亿万中国人,更引发了家乡人民的强烈关注,前来采访的媒体络绎不绝。为了让读者更加了解一个真实的“天才男孩”,小编专门联系到了魏俊和他的父母,以及魏俊所在学校的老师,进行了深入采访。 

自闭症男孩

除了街头艺人、天才男孩等身份之外,魏俊还是南昌市培智学校六年级的一名学生。见到魏俊时,他正坐在教室的一角安静听课。其父魏朝宝自豪地向小编介绍起自己的孩子。“我的孩子既是个普通的孩子,又是个特殊的孩子,普通是因为他和所有正常的孩子一样学习成长,特殊是他比普通孩子付出了更多的艰辛和努力。”

魏朝宝告诉小编,魏俊出生10个月的时候,查出患有自闭症,医生告诉他,这个孩子即使成年,智力也只相当于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听到医生的话后,虽然一家人都觉得“天塌了”,但自己和妻子并没有放弃魏俊,并努力给儿子一个健康、快乐的人生。为了照顾好魏俊,夫妻二人没想过要生第二胎,还悄悄地把准生证藏了起来。

自闭症孩子与其他孩子相比,都有一些异乎常人的天赋,这一点在魏俊身上也得到了体现。魏朝宝告诉小编,魏俊学习语言非常困难,8岁的时候才会断断续续地说一些词语和短句。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孩子,记忆力却惊人的好。“有一次我问他上次居委会来家中慰问是什么时候,他居然能准确地说出那一天星期几,这让我开始发现他身上的特殊才能。”

音乐梦想起航

10岁的时候,魏俊家附近经常有人办红白事,敲锣打鼓的声音不绝于耳。魏俊喜欢跑到人家家里去听,回家的时候就找来锅碗瓢盆自己敲打。起初,魏俊的家人并没有在意,可后来,魏俊经常为了去外面听乐队吹打而忘记了回家吃饭。魏朝宝认识到,这可能是孩子的一个天赋,他决定好好培养儿子在这方面的能力。

魏朝宝说,他不认识什么音乐方面的老师,只知道在离家最近的一个路口,有一个流浪艺人每天准时在那里拉二胡。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魏朝宝上去和流浪艺人搭讪,并恳求其教儿子学二胡。一年之后,师傅对魏俊说,“我已经教不了你了,你演奏得比我还好,你该去找更好的师傅了!”

就这样,魏俊离开了自己的音乐启蒙老师,慕名来到江西教育学院原音乐系主任王大昌的门下继续学习二胡。王大昌发现这个孩子的记谱能力非常强,但节奏把握还不是很稳定,他让魏俊的父亲给孩子买一台架子鼓,学二胡之余就练架子鼓,培养魏俊的节奏感。此时,魏朝宝已经辞去了自己在南昌水利建设公司的工作,在家专心地辅导魏俊学习音乐。“那个时候,我带着孩子到处学艺,全家就靠他妈妈每月400多元的工资生活,经常三个人只能吃白米饭度日,但是为了孩子学习音乐,我们没有省一分钱。”

街头卖艺养家

学成之后,看到家贫如洗的魏俊主动要求去街上卖艺赚钱,为爸妈分忧。由于不放心心智不全的儿子单独上街表演,几乎每晚华灯初上时,魏朝宝就背着二胡和儿子游走在中山路等南昌市的繁华街头。除了雨雪天气和在外参加比赛,魏俊几乎一天也没有落下。

因此,很多市民在《中国达人秀》的舞台上一见到魏俊的面孔,总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魏朝宝告诉小编,魏俊把每一次街头卖艺都当成一次演出,在众人面前表演让他很陶醉,演奏技艺也一天比一天好。同时,其自信心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也开始愿意与人进行简单的沟通和交流。

想当舟舟第二

谈话间,学校的广播里传来下课的提示音。回家途中,魏俊开心地告诉小编,上海很好玩,还想再去。约15分钟后,魏俊到家了。他所作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洗手吃饭,而是跑进房子的一个小隔间。小编跟着进去,原来里面有一台架子鼓。魏俊娴熟地按下电源开关,拿起鼓槌,一脸陶醉地敲了起来。

魏朝宝的多名邻居告诉小编,虽然魏俊经常在家练习拉二胡和敲架子鼓,但他们从来没感觉到聒噪。如果哪天没听到那种乐声,他们反而觉得不习惯。采访中,魏俊信心满满地说:“我知道有一个会指挥的智障人士舟舟,我以后要当舟舟第二,到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工作,到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演出。” 

“挣钱”or“挣乐” 

在繁华的南昌街头,流动着一群像自闭症男孩魏俊一样的街头艺人。他们身上没有明星般的光环,却有理想和才华。他们有的身残志坚,敢于和命运做抗争;他们有的来自远方,也许还将到另一个地方去;他们有的不为钱财,只为展示自己的才艺,收获欢乐……

虽然,也曾遭人误读。但他们比那些跪在地上毫无半点尊严,磕头如捣蒜,或者匍匐在地拽人裤管,死乞白赖讨要的人要体面得多。没有鲜花和掌声,他们在城市的街角静静绽放。以自己的方式生存,并期待梦想开花——他们是这个美丽都市之中凄美的点缀。 

周鹏

签名设计让市民玩转个性

在省城火车站广场至老福山街心花园的站前路上,不时可以看到“签名设计”的小摊。龙飞凤舞、极具个性的签名,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目光,但真正舍得掏钱的人却不太多。因此,大多数的时间里,这些摊主都只能是在一本小本子上,自顾自地练习个性签名。

今年40多岁的周鹏是其中的摊主之一。在为一个名叫“柳青”的女孩设计完个性签名后,小编掏出10元钱请其设计签名。只见他神情专注地在草稿纸上涂抹几笔后,就在签名纸上大笔一挥,潇洒签、公文签、竖签、一笔签和个性签共5款不同风格的签名设计跃然纸上。在设计签名的同时,周鹏还向小编讲解了其中的奥秘。他说,个性签名设计融入了书法、美术和绘画等原理在其中,强调的是组成人的名字的几个字的整体协调性,并考虑书写的顺当。但是,由于签名设计创意性大、灵活性大,所以暂时尚未形成固定的模式,而是在这过程中不断提高。

回忆当初入行时,周鹏说,自己初中毕业后,曾在景德镇一家工艺美术学校学习过书画和商标设计。1999年,远赴福建打工的他,发现很多人在街头帮别人设计签名,而且生意很火。有书画美术功底的他,立即看出其中的商机,于是索性辞职回到南昌,开始了摆摊人的生活。

“刚开始时,生意很不错。现在不行了,设计个性签名的人太多了,竞争很激烈。此外,城管把我们像乞丐一样赶来赶去,弄得摆摊跟做贼一样。”采访结束时,小编表示想拍一张照片时,周鹏婉拒了。小编询问原因,但他只是笑笑,之后便不再做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谭传华

“天价”木梳烙刻南昌记忆

在不少南昌人的记忆力,“谭木匠”绝对占有一席之地。胜利路上就有一家装修古朴的“谭木匠”。“另类”的装修已吸引不少人的视线。其实,更让人惊叹的却是“天价木梳”。该店专门经销各类木梳,最高价的木梳竟然卖到888元。做到这一点的,正是“谭木匠”的“掌门人”谭传华。

谭传华出生在四川省开县一手工艺人家,1975年玩雷管时不幸炸残右手,此后他从过医、教过书。为了实现他艺术家的梦想,他开始流浪的生涯。直到1993年创办木梳工艺品公司。作为一个残疾人,谭传华的公司发展经历了无数坎坷。开始是租用猪舍为生产场地,利用黄杨木、桃木、檀木等生产木梳,用的工具只有锯子和刨子。生产出来后他和员工一起带着木梳到商场推销、到大街叫卖。但是无法得到市场的认可,于是他想到了自己的家史,他决定将祖上的木匠手艺发扬,“谭木匠”这个字号被推了出去。为扩大品牌影响,他紧接着在全国范围内搞连锁经营。2002年元旦,谭传华将连锁店开到了南昌,作为残疾人的他实现了从街头艺人到经营产业的转变。

谭传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的木梳能迅速被广大消费者接受,靠的就是诚信。他公司生产的每一把木梳的包装上都将缺点一览无余地告诉消费者,而且该公司人员还有这样一种观点,出厂的产品只有在消费者认同之后才能认为是合格了,正是这种理念,使得“谭木匠”木梳深入人心。

陶长妹

手工刺绣绣出一片天地

说起南昌的艺人,就不能不提一个人——陶长妹。陶长妹曾经是南昌市制旗刺绣厂的一名刺绣工,从1979年干到了1992年。十多年里,她和其他姐妹一起为众多单位的服饰绣上了美丽的花纹。然而到了1992年,工厂被另外一个厂兼并了,新厂批量生产都用上了电脑刺绣,于是他们这批手工刺绣人员就不得不离开了心爱的岗位。

回家后的她感到很失落,心里空荡荡的。为了给自己一片天地,同时也为家里增添一些收入,她很快利用万寿宫低矮的仓库办起了自己的刺绣作坊。刚开始生意很难做,因为没有人知道她能刺绣,也不知道她的技术如何,她就到万寿宫里摆个摊位招徕顾客。慢慢地,人们对她的手艺认可了,很多市民包括一些单位把需要刺绣的衣服等交给她。

据了解,给陶长妹手工刺绣的都是无法使用批量生产工具的,比如单位标志、商标、工作衣等,也有赶时髦的市民喜欢在衣服裤子上绣点花花草草之类的。有的市民不小心将衣服裤子擦破了,她在破损处绣上一朵花,不但掩盖了缺陷,而且增色不少。

陶长妹说,平时业务都不很多,一般一天能接到一二十元的业务。遇到逢年过节生意就会跑火起来,反正可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据她介绍,目前南昌市像她这样搞手工刺绣的人已经不多了,很多人都会找到她,她指着桌子上的一袋衣服说,这是电视台送来绣台标的。“我会把自己的手艺好好做下去。”陶长妹如是说。

邓文化

糖画“画”出香甜享受

在南昌的街头艺人里,邓文化绝对是最受小朋友欢迎的一位,因为他会一项“绝艺”——糖画。邓文化出生在文化大革命时代,他的祖辈都擅长制作糖画。1986年高中毕业后就开始继承父辈的手艺,他可以随心所欲地画12种生肖动物以及孔雀、凤凰、金鱼等,每一种动物都画得惟妙惟肖。

邓文化在人民公园摆摊已经有七八年了,逢八一公园、绳金塔有重大活动他也会到那里去“赶集”,因为小孩和情侣是糖画的主要购买者。问到他的生意如何,邓文化说,一般一天可卖几十只,遇到节假日就会稍微多一些。“我主要靠这维持生活,我会把手艺练得更精,希望我的孩子以后也能继承父辈留下来的手艺。”邓文化期待地说。

贾明智

每天一小时的竹笛限时奏

几乎每天下午5时左右,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都会准时出现在阳明路-象山路的人行通道里,即使数九寒天也不例外。来到“老地方”后,从容地支好破旧的自行车,取下一根斑驳的竹笛,铺开一张油布,然后燃上一支烟,慢条斯理地抽着,像是在等着接下来的一场盛大演出。

这个老人名叫贾明智,今年60多岁,每天只演奏一小时的竹笛,5时左右来,6时左右走,毫不拖沓。如果你恰好路过地下通道,都能听见犹如天外仙乐般的竹笛声。那种清越和空灵,与二胡兜兜转转半遮面的悲切不同,绵长空灵处,情切切,意深深,而欢快、跳动处又如暗香浮柳陌,鸣翠十里丛林。瞬间将人引入一种难忘的神韵境界,曲不醉人人自醉。

趁着休息的间隙,小编与贾大爷聊了起来。他告诉小编,自己老家在南昌县的农村,小时候曾跟村里的师傅学过竹笛。这一学,就再也没能丢下。参加工作后,单位上举行活动时,他都会登台露两手,现在退休了,在家闷得慌,所以选择到街头表演。“纯属个人爱好,不为赚钱。”贾大爷笑着说,刚开始时,常被误认为是乞丐,感觉很尴尬,现在好多了。

“为什么会选择每天下午5时至6时这个时间段来表演?又为何只表演一小时?”对此,贾大爷解释说,既然是表演,就不能没有听众。下午5时至6时,是人行通道里人流量最多的时候,看到有那么多人听自己吹笛子,心里就会有一种满足感。但是,晚上6时以后,人行通道管理员就不允许表演了。“此外,自己年龄大了,太晚了骑自行车回家,老伴也不放心。”说完,贾大爷又捧起了竹笛。笛音若水,引得不少行人放慢脚步,侧耳倾听。

刘燕、姚继峰

残疾歌手从唐山唱到南昌

两只麦克风,一台简易音响。一首高亢的《高原蓝》,在中山路和步行街交界地的上空蔓延回旋。这是90后残疾歌手刘燕和搭档姚继峰在演出。刘姚两人都来自河北唐山,今年20岁的主唱刘燕出生时就双眼失明,姚继峰则是股骨头坏死。2009年以前,两人均在一家不知名的艺术团,往返唐山和南昌之间。刘燕是艺术团的歌手,姚继峰是音响师。2009年,艺术团生意不景气,两人便“退团组队”了。

说到为什么选择在南昌表演时,刘燕解释说,以前在艺术团时,多次来南昌演出,所以对南昌比较熟悉。但一般只会在冬季来南昌,夏季则留在唐山。因为唐山的冬天太冷,根本没办法演出。刘燕还告诉小编,生意好时,每天可赚到100元,等攒够了钱,她想学一两门乐器。一旁的姚继峰则告诉小编,做流浪歌手不是长久之计,他已经厌倦了拖着残疾的双腿在外漂泊的日子。因此,等钱攒够了,他就回唐山开个小店,不想再出来了。

和周鹏等人不同,刘姚俩人现在跟城管保持着“良好关系”。姚继峰说,“城管一般不赶我们走,有时候需要配合检查,他们就会提前打招呼。”姚继峰自信的原因在于“广大听众的支持”。

小编在现场观察了一下,发现“刘姚组合”的“生意”确实不错,短短几分钟,就有五六位市民前来捐献爱心。家住珠宝街的章老太说,这个女孩唱得确实有味道,靠谱,不像是骗钱的人。 

应给街头艺人多一点宽容 

王明美:省社会学学会会长、省社科院资深研究员 

“街头艺人应该和真正意义上的乞丐区分开来,他们通过出卖自己的才艺获取所得,只要不影响公共秩序,不涉及犯罪,就不应该受到歧视和指责,市民和政府管理部门都应该给他们多一点宽容之心。”作为省社科院的资深研究员和省社会学学会的会长,王明美教授从社会学的角度,对南昌街头艺人的生存环境,给予了最中肯的建议。

王明美表示,街头艺人的出现,是多元文化和社会的一个鲜明体现。他们的表演方式或许单一老式,艺术内涵不够高深。但是,艺术是允许兼容包并的,有阳春白雪,也可以有下里巴人。况且,大多数街头艺人卖艺,最主要是向凭自己的劳动挣点收入,以满足自身的生存需要。出卖技艺,是他们的生存手段。因此,市民对他们要抱有宽容的态度。

“当然,对街头艺人抱有宽容的态度,并不代表对他们放任自流,完全不管。”王明美补充说,对街头艺人适当的管理还是需要的,比如对演出时间的限定,不能太早或者太晚,以免影响到他人的正常休息。同时,不能影响公共秩序和涉及犯罪。

由于工作原因,王明美经常要在国内外飞来飞去。他回忆说,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他也曾欣赏过街头艺人的表演。但相对国内来说,国外特别是欧洲,对街头艺人的管理非常人性化。那些街头艺人多分布在市中心、商业街以及广场和教堂附近,不管吹拉弹唱,还是画画,都没有人会赶他们走,他们甚至成了城市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其实,街头艺人的生存环境好与坏,和一个城市的大小、人口的多少有直接的关系。城市地域空间大,其包容各种文化的胸襟也会更大。人口多,则街头艺人收获捐赠的概率也大。此外,市民素质的高低也是一个方面。南昌是一个大气开放的城市,其经济越来越发达,人口不断增多,市民素质也越来越高。

“这一切,都预示着南昌的街头艺人的生存环境一定会越来越好。”王明美说。

来源: 江南都市报
编辑: 王世强
相关新闻
[5185669]大江网友:LOVEYOU 2013-11-24 21:29 发表评论:
我支持,有梦想就有希望,看到了魏俊就鼓励了我们!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江南今日头版
2012年03月08日头版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
江南都市(第5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