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日报社主办·江西省发行最大的日报·打开江西暨南昌市场首选媒体
| 中国江西网 | 江南首页 | 本报策划 | 必读新闻 | 图片新闻 | 财经新闻 | 娱乐新闻 | 焦点新闻 | 省城新闻 | 各地新闻 | 综合新闻 |
| 市民热线 | 新闻110  | 一追到底 | 体育新闻 | 江南时评 | 探索江西 | 收藏大观 | 青青草地 | 江南健康 | 红绿灯下 | 江南地产 |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南都市报  >  娱乐新闻
洪城里 小河边 离奇案 摛真凶
江南都市报 2020-12-18 04:49:52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南都市报  编辑:冯兆明  作者:邓景平

  霞河是条小河,小得连赣江的支流都算不上。它虽曲里拐弯,但毕竟流入了老表的母亲河。如果说母亲河的大流向是自南向北,而杨叶河这一段则是从西往东。西岸的杨家村美的是朝霞,东岸的叶家村丽的是晚霞。无论早晚,霞在水上,影在河中,辉煌如碎金洒在水面,又灿烂若繁星在水中荡漾……如此美景,人们说,那是因为这条河的走势好,朝阳落日的光芒全映进清凌凌的河水中。

  霞河两岸的杨家村叶家村,男的多行舟外出,女的持家勤快节俭,两村皆有宽大的青石码头,斜斜相对,停船靠岸用,自称小石埠。早早晚晚都能见两村妇女洗菜浣衣,捣声或重或轻地掠过河面。据传是百余年前,有个走村串户算命的,生出“羊吃叶”之说,杨家村原本势头要强些,便更见飞扬跋扈,叶家村原本也弱不到哪里去,岂能被“吃”?两个村子便纷争不断,大至杨村埠头老樟树倒坍、端阳龙舟赛争名次,小至嫁到对岸的媳妇受气、小孩嬉水打闹这些的家庭琐事,也动辄引发械斗。不知是算命的无事生非,还是宗族矛盾借题发挥,便让霞河两岸的人文景观不见美妙。但新中国成立后,在政府的长期教育帮助下,干群观念渐渐改观,得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经济的放开,原先较远处的供来来往往的小木桥已很破旧,政府便于离石埠不远处修建一座水泥桥,这使两村和睦相处,共同奔富裕,相亲结亲也多了起来。

  这天,叶家村里好不热闹,叶婶的女儿桂花要嫁给杨家村杨婶的独苗杨健根了。这门亲事引起两个村的关注,是因为提亲相亲是年初的事,却因桂花不愿,且出走到城里打工,而秋天却自行回到村里,到底是应允了。于是,杨婶怕夜长梦多,便打铁趁热,不薄的彩礼送了过来,就算是订婚了。快的话,说不准过年能喝上喜酒呢。

  叶婶、杨婶的口碑都挺不错。但这两个女人的命,在村里人看来,都有点苦。杨婶是年轻时就守寡,一人拉扯大杨健根。叶婶中年丧偶,桂花还有个弟弟桂生,却有点智障。但叶婶吃苦耐劳,维系着叶家。而今早已不是立贞节牌坊的年代了,改嫁是常事,但这两个不算老的女人却赢得了村民的敬重。一个家,就像杉木脚盆,而女人,就像脚盆的箍。没了箍,脚盆就散了。不过,现而今的年轻人,多听不懂这样的俗话俚语。木脚盆罕见,塑料盆遍及城乡了。

  言归正传。

  翌日清晨,杨家村的妇女三三两两像往常一样在河边小石埠上洗洗刷刷。话题当然是杨健根的婚事。女人们说,杨婶叶婶不容易,终守得云开日出。也有人叹,千好万好,还是钱好。不是杨婶死鬼的大伯让人从海外带了一笔钱来,叶家女儿哪会回心转意?……突然,有个眼尖的女人指着桥墩旁的一大团黑黑的东西说:“快看快看,那里是什哩?”循着她的指向,女人们都惊骇大叫:“死人了,死人了,河里有个死人……”

  叶婶家在村子尽头小河旁。款待准女婿,确是真心实意,风风光光的。虽没张灯结彩,但屋里屋外院里院外收拾得利利落落。按乡俗,杨婶没来,杨家大伯子的养子陪着杨健根一行来到的。叶家是爆竹打得震天响,酒桌上也是鸡鸭鱼肉时鲜菜蔬一样不缺。当然,杨家的彩礼更是让人艳羡不已。脚踏车不新鲜,但脚踏车上载的电视机、录音机什么的,那还真是时尚。杨健根是一派春风得意地进了门。虽然新剃的“鄱阳头”让人忍俊不禁,下大半截后脑勺刮得光光的,上小半截的头发齐整整像把伞撑着!他的手里还捏着一顶格子帽,叶婶大伯子的养子,哦,健根应叫堂兄,他说,这叫贝雷帽。村里老人就摇头:“被雷帽?不好不好。”健根还穿了身港式西装,脖子上系了根鲜红的领带,老人们眼里也觉得衣服尺寸小了些,像绑在身上!不过,健根的裤脚还是卷了起来,一只高一只低,开放中还留有本土气息。

  杨健根是一口一个“妈,妈——”,叫得甚欢,听的人也醉。这厢热情款待,那厢几杯酒下肚,已是醉意阑珊。原本太阳落山前该赶回杨家村,可杨健根酒量不行,醉得舌根打转,话都说不清了。叶婶心疼,开口留他明早回去。那健根堂兄窃喜,连连点头,领着来者回村,向叶婶报功去了。

  深夜静悄悄。半夜像是下了场秋雨,偶尔间有些响动,有狗吠,但谁去追究呢?

  天刚麻麻亮,叶婶恍惚间听得大门“吱呀”响,就听女儿桂花说:“妈——人家要回去啦。”叶婶不放心,赶紧披衣起床,见大门虚掩,开门看时,雨早已停,两人已走远。女儿的身影是熟稔的,女婿的背影那什哩西装是紧绷绷的,头上顶着那“被雷”帽——叶婶的心紧一阵又喜一阵,女儿的心,秋天的云,还好,女儿终想通了……

  长期祖居在霞河两岸的村民,无论杨家叶家的老少男儿,大都识些水性,霞河少有淹死人的事!杨婶正挽着一篮子菜蔬肉鱼,往小石埠去。她昨夜睡得不踏实,儿子通宵在亲家屋,有什哩不放心呢?天麻麻亮时打了个盹,所以起晚了些。听得小石埠那传来喊叫,她不由得心惊肉跳!何故?原来,这根独苗名健根,实指望他健健旺旺,但不尽如人意。健根小时曾陪她在河边洗衣时,突然跌入河中,幸而,一旁的赤脚医生小梅一把将他抓起。小梅后来诊断,健根不是失足坠河,而是“癫痫”发作,这是医学上的雅称,俗称“羊角风”“猪婆癫”。唉!累及牲畜。但好在健根的病症轻,几经偏方吃药治理,杨婶悉心调理,此后再未发作过,但为娘的始终累在心头。其间,几个闻讯而来的杨家村男人已将溺亡者捞至石埠上。死者正是准新郎官杨健根!

  杨婶扑倒在儿子身旁,号啕大哭。什么叫乐极生悲、喜极否来?她算是尝到了滋味。她呼天抢地:“命啊!”

  石埠上女人们蹲着站着劝慰杨婶,其中有一个却摇摇头。她就是当年的赤脚医生小梅,刚升级当了祖母的小梅。她是早早下河洗衣的女人。当时她盯着苍白中透出青紫的杨健根的脸看了又看,想:“怎么都让我撞着?这癫痫还真是害人不浅。”得她毕竟学过医行过医,她将那根结得紧紧的领带松了开来——疑虑掠过了她的眼帘——并非溺亡!

  杨婶听从了小梅的劝告,报了案,并进行了尸检。肺部并无积水,而是先用领带扼死,尔后丢入河里。

  案情很快真相大白。

  原来,叶桂花外出打工时,被城里一有妇之夫诱骗,并怀上身孕。桂花想的是回头是岸,可那家伙却不放过,闻讯杨家之情,竟设下阴谋,欲谋财害命。那晚,在桂花的配合下,半夜从后门潜入叶家,将健根扼死,又从后门抬出至河边隐秘处。再将杨健根的西服和贝雷帽套上,出演一出“借尸还魂”,让桂花母亲做见证。最后踅回河边,将西服“归还”死者,丢进河里。他想着,昨夜这场雨帮忙,河水湍急,不消片刻,就冲到远处去了。他哪里想到,这死鬼竟被霞河之水冲到对岸,又被桥墩下的枯树兜兜住,沉冤不沉啊!

  人算不如天算。

  霞河依旧流淌,仿佛在诉说着昨日往事。

  谋财害命,罪不可赦。奸情不是爱情,守法亦是爱的底线。(邓景平)

  作者简介

  邓景平,男,70后,作家。出身名门,其母为我省文学大咖胡辛女士,本人成长于洪城郡里,著有《花开一年半载》《花前月下心上》《花谢花会再开》《我们曾经桃李芬芳》等多部长篇小说。

  ●本版使用说明:

  本版稿件皆为独家原创,任何纸质媒体、“自媒体”包括但不限于微博、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且不得实施摘编整合、抄袭剽窃、窜改删减等侵权行为。违者,将依法追究!

相关新闻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大江网(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江南都市报2020-12-18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
江南都市(第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