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日报社主办·江西省发行最大的日报·打开江西暨南昌市场首选媒体
| 中国江西网 | 江南首页 | 本报策划 | 必读新闻 | 图片新闻 | 财经新闻 | 娱乐新闻 | 焦点新闻 | 省城新闻 | 各地新闻 | 综合新闻 |
| 市民热线 | 新闻110  | 一追到底 | 体育新闻 | 江南时评 | 探索江西 | 收藏大观 | 青青草地 | 江南健康 | 红绿灯下 | 江南地产 |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南都市报  >  娱乐新闻
天生喜剧人
江南都市报 2021-04-16 04:07:12  来源: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编辑:冯兆明  作者:段萍

  没想到采访居然是在一家火锅店的包厢里。还远没到开饭时间,一票人围着圆桌,阿志正对着我,卷发,严肃,浪人打扮,全然不像短视频里那副潇洒哥的形象;边上是他的师妹玲子,棒球帽沿压得低低的;再过去是陈龙,倒是和舞台上没什么两样。

  一侧身,旁边居然坐着多多,这个新晋网红,此刻极度收敛,来去悄无声息。

  我身后的沙发上,阿志的女徒弟欧阳浓妆翘腿坐着,紧盯我的后脊梁骨。

  这像极了港片里“话事人”聚会的情景,但此刻我内心却有点想笑!

  “我们其实是演员,我们需要在舞台上与观众零距离地表演。”

  当阿志说出这番话,星爷在《喜剧之王》里手拿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员的自我修养》的经典画面一闪而过。但随后的两个小时里,聊出的东西或多或少都带有悲情色彩!这帮从20多到40多岁正值当打之年的南昌本土喜剧演员小团体,即将试图在夹缝中劈开一条血路。栖身位于老福山的火根哩火锅店,其二楼搭一个小舞台,从4月30日起每周五晚,重燃赣派喜剧的火种。

  于是,这次原以为以轻松开场,欢笑结束的采访,在我看来有了登场亮相前壮行的味道。阿志、陈龙以及徒弟们的叙述,其实就一个主题:什么是演员?

  他不是大红大紫光彩照人的明星,也不是当下视频时代展示才艺的网红。演员是一个必须苦练勤学塑造角色演绎生活的生存职业,要拥有几十年如一日热爱表演和舞台的执着之心。南昌喜剧人是扎根于南昌,服务于南昌人的演员。从此,我们不必眺望远处火爆的德云社,不用流连手机里千篇一律装疯卖傻的搞笑,我们需要去喜欢同样在这片土地上土生土长的演员,因为他们离我们更近。

  赣派喜剧

  老南昌人对于本土的笑星,都非常熟知筱贵林和他的儿子小筱贵林。筱贵林开创了南昌方言的喜剧表演先河,是江西近代民间文化史上著名的滑稽评书艺人。而赣派喜剧,追溯它的渊源,则是来自上海“血脉”。

  还是在新中国成立前,筱贵林跑单帮一个人去了上海,在那里他学了“小热昏·卖梨膏糖”,是一种始于清光绪年间的马路说唱艺术。以唱新闻、宣传商品广告的方法,推销自己熬制的梨膏糖,有“三分卖糖,七分卖唱”的说法,其中说唱部分非常重要。回到南昌后,筱贵林就以“小热昏”的方式走街串巷卖梨膏糖,偶尔也到茶馆里去说书,久而久之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他的滑稽笑话表演有着很深的造诣,在民间享有极高的声誉。

  从小耳濡目染的小筱贵林,长大后有一天在父亲生病不能演出时,替父登台,台下的观众很自然地就称他为“小筱贵林”。舞台上,筱贵林擅长的是说评书,讲段子,尤其是卖梨膏糖时,很多段子都是即兴现编,用行话说“现挂”能力极强。筱贵林将南方滑稽与北方相声融合,再加上用地道的南昌方言演绎,独创了南昌方言相声。小筱贵林,则在父亲基础上创新以南昌话加普通话表演相声,火爆南昌。

  目前江西还能上台表演的喜剧演员应该不超过20人,“除了南昌,九江、景德镇、丰城当地都还有在演出”。

  阿志

  阿志,原名徐志,是很多南昌人熟悉和喜爱的一位本土喜剧演员。因为在500集南昌大型赣语情景喜剧《松柏巷里万家人》中出演万长华,而家喻户晓。但其实他有个更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南昌方言相声表演艺术家小筱贵林的第一个磕头弟子。他和师傅小筱贵林,同是“筱贵林南昌谐谑故事”的非遗传承人。

  说起和师傅的缘分,阿志先讲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阿志从小就跟着爸爸听收音机里的评书,姜昆、马季的相声,听着听着就爱上了语言表演。读五年级时,学校里举行六一儿童节文艺汇演,别的同学都是合唱、跳舞、诗朗诵,阿志则上台表演说相声。当时正在南昌师范学院读书,还叫杨岗丽的杨钰莹,是阿志班里的实习音乐老师,杨钰莹把在歌舞厅里看到的小筱贵林的相声给记下来,交给阿志和另一个同学表演。杨钰莹还给这个对比南北方言的相声取名为《南昌话与普通话》。直到长大以后,阿志和小筱贵林也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他才知道这段相声名为《南腔北调》。11岁第一次登台,就是在杨钰莹的帮助下,机缘巧合地说了师傅的相声,今天回头看,这样的师徒情缘,真让阿志有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阿志长大后,正值南昌的歌舞厅市场繁荣,他和小筱贵林经常在各个场所一起演出。小筱贵林眼中的阿志,“这个崽俚子蛮好”,他还经常念叨,要是自己能有个儿子就好了,于是阿志喊小筱贵林“干爹”,他们成了亦师亦友亦父子的关系。

  2008年,筱贵林南昌谐谑故事入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小筱贵林成立了第一个南昌相声社团“贵林社”,把江西本土艺人动员起来,在固定的地点每周演出。于是,2011年,小筱贵林第一次正式收徒,阿志按照传统方式磕头拜师。他说,“师傅小筱贵林是入了相声门的,我们拜他为师,那我们的名字也是一起要编到中国相声家谱里。”

  现在,阿志和他的师弟师妹们又打造了赣派喜剧社,“贵林社是专门以相声为主,赣派喜剧社是以喜剧为主,南昌方言加各种喜剧表演。”此外,阿志还正以赣派方言相声去申请非遗,“在全国来讲,现在只有上海、四川、湖南和江西这4个地方,是以一个说方言一个说普通话的方式在讲相声。”

  南昌人最爱小品

  阿志说,对于喜剧,南昌观众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特别爱看小品表演。在全国歌舞厅、夜场文化风行的很长时间里,南昌是全国唯一一个将小品作为压轴节目的地方,“就跟北方人特别喜欢相声,东北人爱看二人转,南昌人就爱看小品,观众不看完最后那个小品是不会走的”。“南昌的小品当时在整个中国夜场都非常有名气,很多外地人拿录像机来录我们的表演。这种现象应该是从2002年一直持续到2012年左右,直到后来夜场不行了。”

  还是每天晚上在夜场演小品时,阿志就拥有了粉丝。有时走在大街上都能被认出来,对方拍着阿志的肩膀,喊着阿志在小品里扮演的角色名,问什么时候新作品出来呀?阿志对此很诧异,夜场每天的观众也就几百人,而且舞台上的扮相和生活里的他差别巨大,这也能被认出来?他表示,这也恰恰说明了当时小品在南昌的火爆程度。

  2005年,南昌方言的大型情景喜剧《松柏巷里万家人》播出,阿志在里面出演万长华,随着电视剧热播而人气骤升。这部用南昌话演绎南昌人家长里短的电视剧,阿志认为,也是赣派喜剧的一个代表作品。

  当年贵林社成立后,剧团每周演出一场。他们先是租用南昌剧场,每场3000元的租金,所有的演出费用全部由师傅小筱贵林和阿志平摊。这样撑了几年,他们又到八一公园里免费演出,“也不要钱,就为了这帮孩子要学,他们需要上台实践。”在八一公园的露天舞台一演又演了好几年,“南昌的天气,冬天又冷,夏天又热,真挺不容易的。”

  后来在政府的支持下,贵林社在环湖路上原东湖电影院的5楼终于“落户”下来,有了自己的固定演出场所。阿志带头,所有演员都不拿演出费,就这样,他和师傅这些年依然为贵林社贴补了一百多万元进去。他说,现在自己想改变策略,“利用我现在还拥有的一点所谓资源,和师弟陈龙一起领个头,带着我们的团队和私营企业家合作,真正用市场化商业运作的方式去做赣派喜剧。”

  其实我是个演员

  从小喜欢相声的阿志,长大后阴错阳差地考进了南昌采茶剧团,成为一名戏曲演员。 “1994年考的剧团,6年后出来自己单干做演员个体户,给电视台打短工、录小片、配音、混剧组、拍广告,什么都干。”

  他的师弟陈龙(原名陈衡),则是省文艺学校毕业,后进入江西省京剧团,专攻丑行。陈龙也曾在剧组里做过武行、替身等等。师妹玲子,是小筱贵林收的唯一女徒弟,父母从事赣剧表演,玲子和阿志、陈龙搭档演小品,合作多年。阿志说,“从演员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经历算是很丰富了,基本上跟演出相关的事情我们都干过。”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周星驰电影里,那些执着于表演的跑龙套演员们。尤其是《喜剧之王》里,《演员的自我修养》已成为经典道具。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这本关于表演的枯燥难懂的论著,阿志他们三师兄妹还真的看过。“我们是真的看过那本书,是真正听过老师站在课堂上讲怎么表演,怎么发声,什么是表演理论。我们经过这样的教育,所以我们对演员这两个字,对这个职业有着敬畏之心。”

  对于当下短视频时代,人人都可以拿出手机,来一段表演,阿志他们依然坚守自己的观点。“什么叫演员?在抖音上拍个段子,你就是演员?那肯定不能这样定义。”

  “语言的构架和喜剧原理结合在一起,会让语言形成一种特殊的表现方式。有些人南昌话说得好就以为可以上台,没有用的。因为你不懂喜剧原理,你不懂相声理论,上台说话可以,但要说相声就开不了口,因为在舞台上三翻四抖的铺垫,冷不丁一个包袱出来,这都是有方法的。”

  我们不是脱口秀

  对于当下热门的脱口秀表演,阿志也有着自己的看法。“这是一个舶来品,起源于酒吧以及一些表演场所,用来调剂现场气氛。比如一个小型音乐会,前面派一个主持人上去暖场,通过一段语言把大家逗笑,久而久之在国外形成一种综艺节目,就是电视脱口秀。”“什么叫脱口秀?就是脱口而出,没有写好的稿子,不是背出来的表演,国内这样的表演几乎都做不到,它有词给你,不像单口相声,又不像滑稽戏,也并非真正的脱口秀。”

  而赣派喜剧,就是以江西地方方言来传承传统文化。“像南昌方言相声运用了相声的技巧以及南昌方言俚语的特色,包括地名里包含着很多故事,都可以通过相声表演把南昌本土的文化体现出来。比如筱贵林说《隋唐演义》《三国演义》,他的那种独特语言魅力是别人演不了的。”

  “未来赣派喜剧社会衍生出更多方式的表演,或者是单口相声,或者是群口相声,或是请观众参与到节目中来,反正是做短小精悍,而且是最让观众通俗易懂的节目。”

  多多

  阿志徒弟中,名气最大的应该是多多(本名许多艺),36岁的他在抖音上已有30多万的粉丝,和师傅不相上下,被阿志调侃是“抖音表演艺术家”。抖音上的多多经常反串表演,一人分饰两角,演绎夫妻故事。尤其是反串妻子时,故意把假发弄得凌乱,腮红涂得夸张,一会是横目怒目的泼妇,一会是哭哭啼啼的怨妇,鲜活的“夹沙糕”形象受到网友热捧。抖音上,有不少同类型的反串表演,也几乎都是扮丑的套路,多多应该是抖音里南昌方言表演较为成功的一位网红。

  如果抖音里那个多多已经深入你的脑海,在见到生活中的他时,一定会让你吃惊。生活中的多多为人低调,采访时,一大伙人围坐一圈,多多几乎不吭声,即使轮到他讲话,声音低沉话语恭谦,但字正腔圆嗓音格外有磁性。说话时,他表情严肃,几乎没有笑容,又会有些冷幽默的话语从他那标志性厚嘴唇喃喃说出来。生活中和抖音里,截然不同的反差形象,似乎更让人感受到他骨子里所蕴藏的喜剧。

  多多家里三代都是铁路人,他也是南昌铁路上的一名计量检定员。生活里,他格外痴迷于播音主持,当火车缓缓驶进南昌站,列车里响起“南昌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欢迎您来到南昌……”的这一段广播,就曾出自多多的声音。

  于是,多多做起了斜杠青年,在南昌很多地方当主持人,参加各种演出。而成为抖音网红,是因为疫情期间,“如果不拍抖音,我们做演出的就接不到活干,说大点,就是艺术生涯松弛了。”旁边的师兄弟们说,多多迷恋舞台,喜欢掌声鲜花,他解释,“我们台上做艺,台下做人,上台了还是要有点狼性,所以点赞就化为了掌声。”

  他不认为自己很红,“我就是站在抖音风口上飞天的猪,那个时候玩抖音的人基本上都能红。”多多能成为阿志的徒弟,还是阿志在抖音上主动与他互动,“我玩抖音也是宣泄情感,觉得好玩就去做,但是一直玩得不得要领,它的热度其实是有规律的。比如阿志最初隔空向我抛橄榄枝,说多多我们一起干个项目,我一接茬粉丝数量瞬间就上来了。这让我觉得师父确实有门道,而且他能够放低身段主动来和我接触,我只能倾心相交。”

  评价自己和师傅的关系,多多说,“我觉得人跟人之间不管男人还是女人,热恋期总会一见如故,每天腻在一起。但我和师傅好像从来都没有过热恋期,这和我性格有关,但是我觉得我们像可以走一辈子的婚姻。”

  阿志说多多在徒弟们中是个另类,骨子里特别爱表现自己的喜剧天分,“在表演上,他好像是个野孩子,也能打得过别人,因为他的拳头有力量,但是他打的是王八拳,没有武术门派。他需要进一个门派,了解什么是功夫,这样他才会对这个行业产生敬畏。”阿志带着多多去年参加了《新松柏巷里万家人》的拍摄,“他进了剧组会紧张,但他拍抖音一点也不紧张,因为拍抖音跟拍戏是两码事,抖音永远在他最舒适地带,是他自己找到的最舒适的表演。”阿志说,他希望多多不只是在抖音上红,能在舞台上真正用表演逗乐观众,那才能叫演员。

  ●写在最后

  阿志和陈龙目前一共有近20名徒弟,其中21岁的涂志康年纪最小,读卫校时就喜欢说相声,“在贵林社演出有两年了,感觉是一个慢慢收获的过程。刚开始学相声其实是很枯燥的,大段大段背台词贯口,直到后面收获了观众笑容,就发现这条路是我喜欢和真正热爱的,觉得这是一个人最幸福的时候。”

  欧阳亦佳原是西安歌舞剧院的一名歌手,因为在演出中和阿志认识,她又喜欢在舞台上表演,于是就拜阿志为师,留在了南昌。和师傅、师叔、师姑在舞台上配合久了,欧阳亦佳已经默契十足,“他们在台上经常会有即兴的表演,只要看他们一个眼神我就知道要干嘛。”

  山西小伙李嘴来南昌读表演专业,老师就是在《松柏巷里万家人》饰演万伯的老艺术家康保民。正是老师的缘故,让李嘴喜爱上了南昌方言,最后拜阿志为师。这样的经历让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未来,阿志和陈龙将带着这一群喜爱南昌方言和喜剧表演的年轻人,在家乡父老面前打响他们赣派喜剧社的名号。阿志坦言,这么多年他们也有过去外地发展的机会,《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这一类的节目也向他们发出过邀请,每每都选择了放弃。“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让江西方言走得更远?我的看法是,北京永远不缺我这样的演员,但江西一定离不开我和陈龙。”

  生活中我们所看到的无论舞台、银幕上的表演都是宽幅甚至广角的,用手机竖屏看固然有夸张的效果,但是否也局限了我们的视角?所以,真正的演员就应该是在舞台上,虽然现在这个舞台还不算大,但南昌人一定会捧场。因为,这是本土原汁原味的喜剧相声小品,因为他们都是这么接地气可亲可爱可笑的天生喜剧人。(段萍)

相关新闻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大江网(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江南都市报2021-04-16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
江南都市(第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