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日报社主办·江西省发行最大的日报·打开江西暨南昌市场首选媒体
| 中国江西网 | 江南首页 | 本报策划 | 必读新闻 | 图片新闻 | 财经新闻 | 娱乐新闻 | 焦点新闻 | 省城新闻 | 各地新闻 | 综合新闻 |
| 市民热线 | 新闻110  | 一追到底 | 体育新闻 | 江南时评 | 探索江西 | 收藏大观 | 青青草地 | 江南健康 | 红绿灯下 | 江南地产 |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南都市报  >  体育新闻
“斗舞”获选参演街舞题材电影 积极拼战2022中国街舞联赛
乐平小伙王瑞苗渴望冲进奥运会
江南都市报 2022-09-07 04:42:35  来源: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编辑:冯兆明  作者:段萍

  “我还是想参加奥运会,我有信心、也希望能进入国家队。”9月3日至4日,2022中国街舞联赛南京站打响了今年的首场积分赛,17岁的乐平小伙王瑞苗在出发前对记者说,他参加中国街舞联赛希望能取得好的成绩,这样就有机会进入国家队,才有希望代表中国角逐第一次亮相巴黎奥运会的霹雳舞比赛。今年8月,王瑞苗刚刚结束了由大鹏执导、黄渤和王一博主演的电影《热烈》的拍摄,这是一部街舞题材影片,影片中王瑞苗出演了一名霹雳舞舞者。

  本色参演《热烈》 与黄渤、王一博同跳街舞

  2018年,霹雳舞第一次在青奥会上亮相,之后又成为2022杭州亚运会和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让国内的街舞迎来新一波发展浪潮。街舞题材电影《热烈》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拍摄,而上一部让观众印象深刻的展现街舞内容的影片,还是20世纪80年代田壮壮执导的《摇滚青年》。

  王瑞苗透露,参演电影《热烈》缘于该片的舞蹈总监是一名霹雳舞国家一级裁判,他邀请了很多专业的霹雳舞者前去试镜。选角现场,导演大鹏让大家“斗舞”,最后王瑞苗被导演选中,成为片中“舞戏”里较有分量的一名舞者。

  在杭州的摄制组里待了一个月,王瑞苗真正拍戏时间只有9天,其他时间都在排练。他感言,拍戏真的是件很辛苦的事,有时是晚上六七点开始拍,一直拍到次日凌晨三四点。拍摄次数最多的一场戏,是一套舞蹈动作拍了10多条,他反复跳了10多遍,十分消耗体力。但第一次拍戏的王瑞苗表示,不会因此产生抵触情绪,“一旦你觉得累了,再怎么想用力都不会有很好的表现。我其实是用另一种角度去看待这件事,这也是一种磨炼,是一种体能训练。转换心情后再去跳,就可以稳定自己的情绪”。

  同时,大鹏导演也很体恤舞者,了解舞者的艰辛,除了现场做好安全保障,每拍完一段戏都要对舞者们说声“辛苦了”,以示感谢。对于从小学习跳舞、在中学时就参加过街舞比赛的王一博,王瑞苗称“他是我见过的演员里跳得最好的”。王一博常在拍摄现场练习舞蹈,不仅舞感好,人也很谦虚,站在一旁的王瑞苗上前与他交流时,他能听取不同的意见,并会照着对方的建议再跳一遍。老戏骨黄渤则让王瑞苗见识了什么叫一秒入戏,“他现场很能带动气氛,常常是这边正跟大伙开着玩笑,那边一转身就变脸进入了戏中状态”。

  目前,《热烈》已结束拍摄,片方官宣将在年内上映,这部展示街舞热血与燃情的电影成为下半年最受期待的大银幕作品。

  试训国家队失利 继续向前的路上遭遇瓶颈

  虽然拍戏很辛苦,但王瑞苗表示与比赛的难度仍然不能相提并论,“因为拍戏可以重来,比赛就只有一次机会”。去年,王瑞苗在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霹雳舞比赛项目中夺得男子第5名,这个成绩在他看来不是很理想,但比赛经历却给他留下宝贵经验。

  他告诉记者,参加全运会对他的成长帮助很大,“这之后再去打别的比赛我都很自信,没有了以前打比赛的紧张感。”当时的全运会比赛因为疫情防控,现场没有观众,这和王瑞苗之前参加的比赛完全不一样,“平时比赛有观众在,他们会烘托气氛,全运会赛场上你只能自己给自己造气氛,有了气氛斗舞时才更有劲”。

  参加完全运会后,王瑞苗接着就打了一场比赛,不慎受伤,后背一根肋骨骨裂。休养了三个月之后,王瑞苗在伤没有完全好的情况下继续去打比赛,“那一场比赛遇到了强劲的对手,我没有很紧张,以蛮放松的状态拿到了冠军,全运会的经历给我增加的比赛经验对我帮助很大。”

  因为全运会上夺得第五名的成绩,去年底,王瑞苗被招进国家队进行试训,来自全国各地的选手有20多位,可惜训练一个多月后,在淘汰赛中,王瑞苗和中国第一位青奥会八强选手商小宇分在一组,被击败出局。

  国家队里,是一位来自瑞典的外教负责大家的训练,外教注重街舞文化的熏陶,以此增加舞者的自信,并看重舞者的韵律感。这让王瑞苗认识到,技巧可以花时间练会,但是舞蹈的感觉很难练出来,“要凭着自己的经验去体会融合,要有自信的感觉,是舞者通过舞步展示出的一种魅力”。外教教的舞步和以往王瑞苗跳的霹雳舞也不太一样,“更传统,很自然,让身体像水一样律动起来”。

  王瑞苗坦言,当时在国家队试训,自己进入了瓶颈期,不知该如何前进,比赛时又碰上强劲对手,所以最终失败而归。回到家里的王瑞苗,不断消化在国家队里学到的东西,再用自己的想法和理解去尝试更多新的舞步,努力让自己走出困境。

  错过世界街舞锦标赛 背水一战中国街舞联赛

  霹雳舞被称为是一种以个人风格为主的技巧性街舞,难度极高,它吸收了大量的体操、中国武术、巴西战舞等不同的体育艺术元素和动作,其中有大量的手撑地快速脚步移动、倒立定格动作,以及在地板上或者空中进行高难度的旋转。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当下的霹雳舞对艺术性有了更高的要求。去年,全运会首次纳入霹雳舞比赛,评分标准中技巧性只占20%,其他5项评分分别为多样性(13.333%)、表演性(20.0%)、乐感(13.333%)、创意性(20.0%)、个性(13.333%)。可见,这个被纳入竞技体育的比赛项目,艺术表演和独特创新方面评分占比更大。

  邀请王瑞苗参加电影《热烈》演出的舞蹈总监,也是去年全运会赛场上的霹雳舞国家一级裁判,他评价王瑞苗的长处是在技巧方面难度很高,但舞龄不够长,比赛经验少,需要在街舞方面学习和吸收更多的新思想和新内容,来丰富他的舞蹈。

  王瑞苗透露,在跳舞的道路上每到瓶颈期,就是没有了表达自己的新想法,不知道怎么跳了,或是重复过去的东西。“一个舞者要有无穷无尽的想法,这很重要,跳出来的东西才能让别人眼前一亮,感觉很有创意。”所以,平时王瑞苗练舞会特别认真,不断激发自己在舞蹈上的表达,不练舞时也常看别人的舞蹈视频,学习别人舞蹈上好的表达方法。为了打开眼界和开阔思路,王瑞苗经常到北京、上海、广州那些街舞重地去拜访好老师,学习新东西,以及向国内好的舞者讨教和切磋。

  发现和培养了王瑞苗的老师尤日群告诉记者,目前正是王瑞苗成长的关键期,需要有更好更高的平台才能帮助他在霹雳舞的职业道路上走得更长远。尤日群很惋惜,去年全运会之后,王瑞苗接到了前往法国巴黎参加世界街舞锦标赛的邀请,“如果同意去,邀请方要求签订合同,我们不了解情况,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再加上疫情的原因,就拒绝了”。后来,商小宇代表中国前去参赛,他也因此入选国家霹雳舞集训队,开启了为期半年的外赛外训,备战巴黎奥运会。

  如今,王瑞苗再想进入国家队,唯一的办法就是参加2022中国街舞联赛,每场比赛参赛选手均可获得5分至300分的赛事积分,不仅可纳入2023年度国家霹雳舞集训队选拔积分排名,优胜选手更有机会直接进入(国家)霹雳舞集训队。在首场南京站的比赛中,王瑞苗闯进八强之后的首场淘汰赛输给了选手张洋,后者夺得了南京站的亚军。王瑞苗对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充满渴望,期盼当霹雳舞第一次亮相在奥运会赛场上时,他能够代表中国队站上那个舞台。为此,他语气坚定地告诉记者,有信心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把握住机会凭借实力进入国家队。

  文/本报全媒体记者段萍

相关新闻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大江网(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江南都市报2022-09-07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
江南都市(第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