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日报社主办·江西省发行最大的日报·打开江西暨南昌市场首选媒体
| 中国江西网 | 江南首页 | 本报策划 | 必读新闻 | 图片新闻 | 财经新闻 | 娱乐新闻 | 焦点新闻 | 省城新闻 | 各地新闻 | 综合新闻 |
| 市民热线 | 新闻110  | 一追到底 | 体育新闻 | 江南时评 | 探索江西 | 收藏大观 | 青青草地 | 江南健康 | 红绿灯下 | 江南地产 |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南都市报  >  娱乐新闻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我陪你去疯”
江南都市报 2024-03-30 07:20:00  来源: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编辑:王世强  作者:陈玲 鲁炜明 刘晨昱 肖哲 罗素静

  万寿宫历史文化街区(以下简称万寿宫)地处南昌老城商贸核心区,在三街五巷的赣派建筑中,错落别致的小巷蜿蜒纵横,这里就是万寿宫路演歌手的“工作场所”,也是他们的“财富廊道”,这里驻扎着不同风格的常驻歌手、乐队、“音乐联盟”和“飞行嘉宾”。

  有人来这追逐梦想,有人来体验生活,有人全身心投入想要获取更多“流量”;有人来,也有人走。路演歌手们总结出在万寿宫演出的“N好”规律:中间位置比两头好,节假日收入比上班日好,夏天比冬天好,晚上九、十点人气比较旺,民谣打赏比摇滚好,周杰伦和刘若英的歌打赏最高。

  一座城市留给我们的印象可以是味蕾与美食的碰撞,可以是欣赏美景后的怦然心动,也可以是在一首歌里找到温暖的回忆。当下,南昌路演文化还处于兴起阶段,在万寿宫的路演歌手是怎样的一种生活状态?又该如何引导使其呈现“城市之美”?日前,记者跟访了部分路演歌手,希望能从交流中倾听一线从业者的真实心声,换位思考“公共秩序”与“街头演艺”之间的平衡之道。

  “来这边唱唱歌可以暂时忘掉烦恼”

歌手献唱

  从万寿宫正门进去,直走,右手边那排高大仿古建筑前的空地,就是大果直播路演的地点。“那些你很冒险的梦,我陪你去疯……”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大果正一边唱歌,一边直播。

  大果是万寿宫的“红人”,因为演唱音色酷似林俊杰,因此被称为“万寿宫小林俊杰”。凭借着唱歌好、人气高,占据了万寿宫最有利的路演位置。被彩灯围成一圈的空地就是大果的“舞台”,而大果的女友则在一旁负责控场——在结束后卖力鼓掌,时不时吆喝道:“不用点奶茶,想支持的话就点两首歌吧!”

  “其实直播只是附加的,我们大部分收入来源还是来自现场观众的点歌。”关于打赏问题,路演歌手毫不避讳,将手机中的打赏截图展示出来,“毕竟,我们是吃这碗饭的,这是我这个月的收支记录,你看才差不多持平。”收入不稳定成为大部分路演歌手的问题,像大果这样的“人气歌手”也只能在旺季勉强持平。

  从2018年开始接触街头路演,大果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6年。去年10月来到万寿宫,随着这里的商业化发展,不断有音乐人来此演出,万寿宫一跃成为南昌年轻人聚集最多的地方之一。“可以说,我见证了万寿宫的路演文化的从无到有,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几个人围观。”

  自从辞去从事8年之久的室内设计师工作后,大果就知道他不能回头,但也没办法停下来。当无法回头的时候,旅途才正式开始。

  和其他演出者来体验生活或者享受音乐不一样,大果更像是背水一战,“别人都看到我这人气最旺,但是不知道我的歌单就有一千多首,每一首最少练一天,还有就是我总是不断想点子,想让观众在我这多停留一下。比如,在现场摆放板凳,还有夏天会给观众提供风扇、塑料小扇子。”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大果一直坚守在他的一方天地并乐在其中。

  “现在的年轻人都压力大,来这边唱唱歌可以暂时忘掉烦恼。下雨天我也来,有些歌迷就喜欢那种氛围,但是下暴雨就没办法了。”有时候,唱完歌并不意味着结束,大果也深谙维系粉丝情感的重要性。“从下午4时开始到晚上10时结束,按理来说应该很累,但是因为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了,回家之后反而睡不着。我就在群里回复歌迷消息,基本上都是凌晨两点钟后才睡。”

  与其他人一样,大果也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大果觉得热爱唱歌的人其实或多或少都有点社恐,“因为在生活中没有倾诉的对象,所以我们只能不断唱歌,而且是一个人唱。最困难的阶段是我在上面卖力唱、卖力跳,但是点歌的人只有一两个……”随着路演经历的丰富,大果面对这种窘境已经驾轻就熟,点歌少的时候他会开玩笑冲着围观群众喊:“生活不易,街头卖艺,大家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

  “一开始我纯属个人爱好买了一个户外音响,之后加了一个群,里面有一个扫码点歌的小程序,之后武汉、长沙等各地的路演歌手陆续开始用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摆一个吉他盒子,和街边乞讨一样……”

  面对着未来人生的不确定性,大果也有着清晰的规划,“刚开始觉得真心喜欢,后面感觉有点累,唱歌这几年我不断被咽炎困扰,但是没敢放弃,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像房贷、车贷。目前我在学一门乐器,想的是以后年纪大了、唱不动了,可以做音乐老师。”

  “我到底能不能成为说唱歌手”

说唱表演

  与大果的“不敢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00后”的兔子,他是说唱歌手杨和苏的粉丝,朋友圈的置顶是一张杨和苏的签名海报。记者采访当天是他第一天来万寿宫演出,一身嘻哈风的时尚装扮,笑意盈盈,胸前的蝴蝶样饰品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兔子是在南昌读的大学,毕业后就留了下来。和很多兼职做路演的歌手一样,兔子原来也有一份正式工作,“之前是做篮球教练,四个月前正式离职,本来打算离职去广东发展,偶然一次来万寿宫玩,看到他们在唱歌,上去唱了两首之后,被正式邀请加入联盟。”

  路演中,兔子唱得最多的一首歌是《翻身仗》,“一帮不服气的孩子,我们要揭竿而起,去面对那帮说唱权威,We gonna stop that(我们会终止这一切)……”这首歌是歌手杨和苏和早安在《说唱巅峰对决》节目中的参赛歌曲。每当唱起这首歌,兔子都会觉得意气风发,美好的未来似乎触手可及,眼前的困难、收入的窘迫、旁人的冷眼嘲讽,不过尔尔;在一片众声喧哗的梦幻里,世界寂静,内心明亮。

  “没有音乐就没有什么灵魂,路演的过程中快乐远远大于累,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享受’,享受舞台,享受观众‘好厉害’的欢呼声。”兔子说他现在也正在认识一些制作人,想慢慢尝试做自己的作品,参加明年的《中国新说唱》,但是这对于一个“半路出家”的歌手,似乎困难重重。创作歌曲时,只能在网上找一些免费的资源,而免费资源的质量不是很高,如果编曲作曲,就得请人帮忙,自己去外面学习的话,又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

  “只能在路演中学习,慢慢琢磨,多学一学。路演中的大多数朋友,都是因为热爱,因为音乐结缘,他们会教我很多东西。对我来说,别的都没关系,主要是想要一个表现的舞台,尽管收入不稳定,可能今天只赚到100块钱,连四个人的饭钱都不够,但是快乐是最重要的,那种感觉是最重要的。做自己,不管脚步有多慢都不要紧,只要在走,总会看到进步。”

  “2019年,我才19岁,现在听那时候的歌,还能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现在偶尔焦虑或者难过时,我也会反复问自己‘这种日子到底还有多久,我到底能不能成为说唱歌手?’”

  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休息时兔子会打打游戏,下雨天无法路演时,去室内球馆打打球。“过两天还要去参加一场婚礼,朋友们都各自有了归宿,但是我并不会因为别人的步伐而乱了自己的阵脚,每个人生活的环境,选择的路是不一样的,既然决定去做,就要坦然面对结果。有人支持你,就会有人反对;有人觉得你好,就有人说你不好。我不会太在意别人的说法,做好自己,尽自己的努力就可以了,大不了浪费一两年的时间,但那又如何?”

  “那是离梦想最近的一次”

歌手献唱

  目前,橙二在江西的一所高校做音乐老师,教学生弹奏木吉他,路演是他的兼职工作。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他一直在坚持自己的音乐梦想,高中的时候跟着老师练习声乐,等考完大学,又在四川音乐学院的一位老师门下学习,后来考了“南昌街头艺术表演证”,开启了边上班、边路演的生活模式。

  “也许和我清秀的外表存在反差,其实我最喜欢的是硬摇滚,喜欢玩乐器,享受在无与伦比的鼓点和吉他的狂热中释放能量。”不过,现实和理想总是存在差距,在路演中,橙二唱得最多的还是《奢香夫人》这类大众流行音乐。“对我这样一个学习音乐的人来说,大众流行音乐确实给我的信息比较少,但是我要服务的观众中有人欣赏这类音乐,我就有理由去唱。”

  “一开始的时候,那些需要吉他弹唱的歌曲,没有吉他,我绝对不会‘干唱’,必须要有吉他(才会唱),但是后来只要观众喜欢,我都会唱的。”慢慢地,橙二和搭档发现形形色色的人听过、路过,但并不会停下脚步。原来,他们觉得好听的歌,对观众来说,并不一定会喜欢或者产生共鸣。

  他和搭档尝试过各种办法,丰富歌曲类目,学习英日韩等外语歌曲;融入越剧、《赣南采茶戏》等传统曲目,在现场吹笛子,把古风和流行音乐结合在一起;创新主持方式,搭档说相声,调动现场气氛,橙二说:“不管怎样,不会去刻意扮丑或者特意‘整活’,这是底线。”

  有一次,央视二套和江西二套来万寿宫拍摄,那天他们恰好带了琴,演出状态在线,当音乐响起时,全场合唱,观众自发地打开手机手电筒,在歌声中挥舞摇摆着,像夜空中美丽的点点星河,“那是我们最幸福的一次经历,似乎也是离梦想最近的一次,无论过了多久,回想起来,依旧觉得美好。”后来,他们的视频火了,陆续有一些公司找到他们,邀请他们参加商演。

  和橙二一样,笑笑也是众多路演者中的一员,不同的是,她的路演形式更多地侧重于和观众互动,像一场线下脱口秀,也会有口琴、街舞表演,还会邀请现场其他热爱音乐、有才华的朋友们一起演出。

  因为嗓音空灵清澈,粉丝们经常称她为南昌“小王菲”。“我做过几年的鞋服管理,之前在开店,最早是在江滩公园,晚上江景特别美的地方唱自己想唱的歌,纯粹地享受音乐。后来,在抖音上发视频,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他们的推荐下,开始尝试路演,刚开始是一周或半个月去一次,渐渐地就经常去了,设备也越来越多,现在在万寿宫有一些小小的名气,抖音粉丝破万。”

  线下直播比线上直播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要有“驾驭”现场的气场和超强的临场应变能力。路演时,笑笑会带着现场的小朋友一起跳《勇气大爆发》来活跃气氛,也会有外地的粉丝专门赶来看她,送她巨大的盆栽。笑笑说,“开始之前我想象中的路演,应该是像开演唱会一样,现在慢慢地也有了这种感觉。”其中有一位大叔每次来都会唱一首关于妈妈的歌,他会自己修改歌词来表达对母亲的爱。“让更多的人接触到音乐,让更多人听到自己想听的音乐,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同时,把爱带给更多的人,我认为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有意义的!”

  “能不能再多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路人上台表演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各大城市从不同方面制定了关于路演的相应政策。例如,上海的街头演艺活动自2014年起就实行“持证上岗”,成都街头艺术表演推行智能化表演,可以让街头艺人通过自己的专属账号在文化天府App上选择演出点位、演出时间和时段,自主排期,实现智能化工作管理,提高街头艺人管理工作效能。这些举措不失为一种有益探索,规范了街头演艺人员的资质认证,形成了高素质、高品位的街演特色,塑造了街头艺人之间、街头艺人与粉丝之间以及街头艺人和社会之间的良性循环。

  与全国一些热门城市相比,南昌的街头演艺活动尚处于起步阶段。2021年12月,南昌市首批11个“洪城街艺”点位正式确定。而且,每位艺人要遵循“十提倡十禁止”等上岗守则,如有违规行为,表演资格就会被取消。不过,两年已过,街头演艺地点常态化与演出规则明细化等措施并未持续推进。记者在采访中也能够感知到路演歌手的困扰:作为街头路演艺人,我们有明确的时间限制,但有些时候我们也会面对粉丝要求延长时间和居民投诉的矛盾。

  除了面对附近居民投诉的压力,作为一种行业,路演歌手必然要考虑生存空间,不得不面临愈加“内卷”的现状,一些“不和谐”的声音由此而生。“有时候不同音乐联盟也会互相较劲,我们当然都希望公平竞争,但是也不排除有同行会恶意投诉。”

  这个行业缺乏专业的管理,街头路演的演员之间、演员与居民之间的关系更错综复杂。但是,难管不应是“绕道而行”的理由。因为,一座城市的氛围感打造,需要整座城市各主体之间共同的努力,优秀的文艺作品也更容易诞生,《成都》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浙江宣传曾就该现象评论道:“街头演艺与公共管理并非顾此失彼的零和博弈,而是一种相得益彰的关系。在城市治理中,有了治理智慧,有了人文情怀,就能达到多目标的动态平衡,也会培植起丰沛的艺术土壤。”

  大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万寿宫,但是他目前的愿望是演出的时间可以延长,因为管理原因,他们必须在晚上10点前结束演唱,不然就要面临被投诉的风险。“南昌的音乐土壤还是蛮稀薄的,除了电视台出来的专业、有资源的人,其他人基本上很难靠这个谋生。如果遇上附近居民投诉,那我们就更艰难了,所以我想的是能不能延长1个小时,再给我多一首歌的时间,毕竟晚上九十点是人气最旺的时候,这个时候戛然而止,很多歌迷都不尽兴。我们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南昌的夜生活能够更加丰富多彩。”大果说。

  文/图 陈玲 鲁炜明 刘晨昱 肖哲 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罗素静

相关新闻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大江网(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江南都市报2024-04-10
新闻排行榜
江南娱乐
图片新闻
江南策划
江南都市